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灰夜久、柔剛》

11/29祝 泠鵲 太太的朋友生快(心)

11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11月份 ←

Pokemon日月上市,抱著練日文的心態而選擇了日語,玩到圓慶廣場時,內心簡直是崩潰的(抹臉)想砍掉重練啊......。

意想不到、這篇快變成黑研的主場了(汗)
還好最後有給它拉回來(擦汗)


--

午休鐘聲方才敲完最後一音,黑尾便拖著半夢半醒、睡眼惺忪的研磨一階一階地往頂樓走去。這是他每天要完成的功課,倒不如說是自發性地去引導研磨。畢竟一整個早上都坐著不動,依照研磨的個性,肯定連下課也是待在椅子上哪都不去吧!不是睡覺就是在玩遊戲機,黑尾總是得替他操一百萬個心。

而在往頂樓的路上總會慣例性遇上一些熟識的人。習以為常的老師們、司空見慣的同學們以及排球部愛落井下石的隊友們,尤其是新人灰羽,那張嘴可完全不留一點情面;但這次卻稍微有些不同......。


「......利耶夫,你幹嘛在樓梯間縮頭縮腦啊!」
「嘎啊啊!呼......嚇死我了,原來是黑尾前輩啊......。」


在三樓牆邊,灰羽肩膀很明顯怔了一下,緩慢地如機器人般喀啦喀啦轉過身後,這才發現是自家部長而虛驚一場。他放心地呼出一口氣。
可這並沒有解開黑尾的疑惑。


「......所以說,灰羽你到底在這幹嘛?」


抱著諸多疑問,他停下腳步關心起自家隊員;問候完被黑尾環抱在腰際的研磨的灰羽,他對黑尾實話了整件事的來由。
據灰羽本人所說,他因為不喜歡早上的歷史課而翹掉了,誰知道風聲竟傳到他的指導前輩 ─ 夜久衛輔 耳裡,夜久一知道後輩做出這種有損名譽的事情之後,開始發瘋似的要找出他的下落......。


「所以你現在就是在躲夜久囉?」
「夜、夜久前輩生氣起來超可怕的!簡直像個惡鬼啊!」
「噗嗚!!這比喻真是太貼切了!」


黑尾忍不住對灰羽那一席話表示認同,因為自己也曾經看過那傢伙變臉的樣子。
相信我,那絕對是你們不想二度經歷的地獄繪圖......對灰羽是例外。像灰羽這類人,比起言教更適合用身教來好好糾正他錯誤的行徑。這樣一來,夜久的火山爆發就可以給灰羽全盤接受了!
當然,最後那句話是絕對不可能說出口的,因為爆發口絕對會轉向他腰際間的研磨,而研磨的目標從來就只有一個 ─ 黑尾。


「嘛......我說灰羽啊!你一直躲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遲早會碰上夜久的不是嗎?不如直接去找他坦承認錯還來得好。」
「欸?!不、不行啦!一定會死得很難看的!」
「......是嗎?那......夜久你怎麼看?」
「!」


黑尾突然對身後這麼說了一聲,接著嬌小的身軀從他身後竄出來。亞麻灰的短髮被怒火燃得炫目震耳,事實上地面真的傳來了一絲震動,而元凶正是驚恐不已且語無倫次的灰羽利耶夫。眼見情勢已無法待在現場,黑尾逕自繞過灰羽,並輕輕地在錯肩離去之前對灰羽道:「好自為之吧!記得以柔克剛。」然而黑尾有所不知,現在的灰羽已是左耳進右耳出,進入了涅槃的境界。


〝......咦?剛剛發生了甚麼事?黑尾前輩怎麼離開了?研磨前輩好像在指著什麼東西?是在我面前?我面前有誰在嗎?而且黑尾前輩離開前好像有說些甚麼?課綱?不對,好像是以柔克剛吧!那是甚麼意思啊?是說我為甚麼在這裡?好像在躲著誰?是誰呢......!〞


只靠著一秒回顧起一切的灰羽,顫抖的視線逐漸往下瞄,修羅般的壓迫感也越發增強。他提心吊膽直視他前輩的眼睛,除了怒火還是怒火,令他滿是愧疚地直不起腰;可在夜久內心深處還參雜了少許的情感。
在灰羽說出第一個字之前,夜久率先開口。


「......利耶夫。」
「噫!!」
「......我就這麼令你害怕嗎。」
「......夜、夜久前輩?」


一句話,夜久的銳氣瞬間被削弱一半,取而代之的是像隻垂頭喪氣被主人遺棄的小動物一般,令人又怕又憐。灰羽也差點受氣氛驅使,右手都伸出半隻後嚇得趕緊縮回去。剎那、他突然想起剛才黑尾告誡的「以柔克剛」,也許現在正是作賭注的最佳時機。
灰羽花了三秒鐘思考、構築句子以及動作,再兩秒之後,灰羽的舉動震驚全場!


「非常抱歉我翹課了!還有夜久前輩雖然很可怕!但同時也可愛得要命!我很慶幸前輩是我的前輩!我喜......好痛!」


瞬間土下座的灰羽,他用盡全身力氣去吶喊這些毫無羞恥的語句,可話還沒說完就被夜久一拳止住。如果讓灰羽繼續說下去,不只事態會變得相當糟糕,就連夜久自己也會變得奇怪。


「太大聲了啦!而、而且......誰讓你這麼多嘴.....嘖、走了!」
「哎!去、去哪?」
「吃午飯!不想跟上就隨你。」
「......請、請等等我夜久前輩!」


灰羽欣喜若狂地從地面一躍而起,蹦蹦蹦地跟上夜久小巧可愛的步伐。跟隨在後的他感覺得出來,夜久已經不再面有慍色,再加上泛紅的耳根子更令他露出燦爛無比的笑顏......。


--

阿東:寫完發現是個劣質品,太太對不起QQQQQQQQQQQ

评论(2)
热度(43)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