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雷排球自耕農、更新速度15公里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アイナナ、陰陽師(台)、バンドリ、テニラビ雙修

《HQチビ突發!!》

「......不管過了多久,我還是無法忘記在北川第一發生的那件事,等到回神才發現自己全身都在顫抖......可惡!明明現狀早已不同了啊!為什麼......!」 「總、總之。影山你先冷靜一點好嗎?不過......我還挺訝異影山你居然會找我談論這種事情呢。」 「嗯?只是因為看東峰前輩很閒而已啊?」 「......就不能換個說法嗎?總覺得好受傷啊。」 「是嗎?那......。」 「嘛、我們還是回到話題上吧。」 「喔。」 ※ 「......剛剛影山你提到現狀的不同,那你知道哪裡改變了嗎?」 「......人?」 「啊哈哈,也算接近了。其實啊、自己本身也包含在內喔。」 「?」 「嗯......雖然很難解釋,但是只要好好回想一下跟大家在一起的時候......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 「......。」 「而且......我們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的對吧!」 -- 北川的記憶雖然無法抹滅,卻讓影山來到了更好的地方。而東峰也是一個在痛苦邊緣徘徊的異類(X)雖然兩人是天差地別的個體,可拯救他們的卻是同一所高中、同個隊上的夥伴。希望影山不要忘記這個時刻......。嘿好的,上文是約莫兩年前的存檔至今未發。這段時間心理以及時間的變化都與當時離開有些許改變,時好時壞就跟大多數的人生一樣;不過壓力卻是讓我難以前進的枷鎖......老天,這聽起來真像東峰的藉口。總之,盡我所能回歸,畢竟有人在等著。   2018-09-09 2  
  2017-10-03  
  2017-09-20 8  
  2017-09-04  
  2017-08-31  
  2017-08-14 2  
  2017-08-11  
  2017-08-10  
  2017-08-02  
  2017-08-02  
  2017-08-02  
  2017-08-02  

《HQ國影、童憶》

7/21祝 楊彤茵 太太生快(心) *壽星指定:交往中 -- 熟悉不已的商店街傳來一股懷舊氣息。鯛魚燒脆皮的味道從過往保留至今,不只把美味帶給下一世代、也溫存著那些稚嫩回憶。一個人影從中走過撞散了香氣、後頭跟上的人更是因為如此眼前掠過不少似曾相識。 ※ 〝你知道嗎影山?這條街的鯛魚燒很有名對吧!但是它還有個恐怖故事喔。〞〝就是個食物而已嘛!哪會有什麼恐怖故事啊!......是、是甚麼?〞〝聽說啊,要是一個人孤零零地走過店門口的話啊......。〞〝......會、會怎麼樣?〞〝哼哼哼......香味會變成一大團的煙,把人拖進去鯛魚燒裡面被別人吃掉!〞〝咦──!這、這種事情......喂!國見!〞〝嗯?有什麼事嗎影 ‧ 山 ‧ 君!〞〝你、你、你可別亂放手喔!〞 ※ 左手熟練滑著手機,右手緊牽身後重反應的他,以冷靜著稱的國見今天也還是頂著那張撲克臉;與滿臉潮紅、滿是激動的影山有著巨大相比。鯛魚燒的香氣漸離漸遠,直到消逝之際國見仍牽緊對方的手,絲毫沒有想放開的意願。 「喂!可以放手了沒啊你!我早就知道那個故事是你亂編的了!」「......是嗎?我可不想冒著失去你的風險呢。」「......嘖。」 -- 阿東:我餓了OuO(幹其實本來想加個最後一句,最後作罷→鯛魚燒是個食物,也是個童年的象徵胎智障我決定見好就收XDD然後我最近廚UT廚很兇,廚到我不想產文想產圖ㄌ(去死   2017-07-21  
  2017-07-05  
  2017-07-01  
  2017-07-01  

《HQ木緣、在意》

6/30祝 小唯 太太生快(心) 6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6月份 ← *「木」為「木葉秋紀」 -- 「怎、怎麼了?我臉上有奇怪的東西嗎?」 緣下露出一貫苦澀的笑容,既使面前有個不怎麼熟識人的臉貼的老近,他仍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木葉睜大著眼,可看起來跟條線沒兩樣。他上下打量烏野有名的導演,每個方向都直勾勾望了遍,還噘起嘴唇一副若有所思。 「......那個,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先回去練球了喔。」 指著自家球隊的緣下仍不忘禮貌性地致歉,說完便小跑步回去了。木葉歪著頭,狐狸眼睛似的視線依然停留在緣下一人身上。他思考許久,背後的隊友們都已經不耐煩地督促這位「Mr.樣樣通,樣樣鬆」,就在方才,他終於緩緩開口,用著誰都聽不見的音量說著: 「......好像......實在太像了。」 這些字,或許對於他人來說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對他這個單戀又失戀的青春男孩子而言,眼前那位總是柔和一笑、眼神的專注性、本身的氣場,都像極了曾經的單戀對象。也許會被朋友嘲笑、又者被他人責罵,但他就是在意那份時而輕鬆時而嚴肅的感覺......。 -- 阿東:猜猜木葉的單戀對象是誰啦啦啦~   2017-06-30  

《HQ影日、十件事》

6/21祝 @莉拉 太太生快(心) 6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6月份 ← -- 高中教會我的十件事。 ◎ 堅持「......在自己堅信的一切垮台之後遇上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手下敗將,可有關排球的一切仍是永不退卻的堅持。」「即使抱持想打贏對方的心情在同個高中碰面,也不會忘記當初的堅持與承諾。」 ◎ 自信「只要有我在,就不會輸!」「只要有這雙腿,我就能追上每一顆球!」 ◎ 信任「球會過去的!所以,跳吧!」「拚上全力的結果,手掌有了未曾體會過的刺麻感。」 ◎ 無私「那傢伙根本沒有這種東西。不過菅原前輩有。」「他才不可能呢!可是菅原前輩有很多喔!」 ◎ 團結「思考、移動、觀察、托球。」「接、跑、跳、扣。」 ◎ 平等「不再是孤傲的王者之後,停下的腳步發現了許多東西。」「不能再繼續原地踏步了!為了追上他!」 ◎ 嘗試「零誤差。」「負節奏!」 ◎ 日向翔陽「四個字,完整表現出了什麼是『呆子』的形容詞。不過,憑藉著比他人矮一截的缺憾,他開創了屬於自己的道路。互相競爭、互相輸贏,偶而我有種奇怪的想法......和他一起向前的話,感覺好像不差......。」 ◎ 影山飛雄「是個令人捉摸不清的人呢!排球的能力當然不在話下,除了那個性格、那態度,他的可取之處大概只剩下臉了吧!雖然我不承認就是。不過......也是因為有他,我才能發揮不只100%的力量;反過來說,只要沒有他,我就什麼都不是......所以!我要變得更強!強到能靠著自己的力量與他平起平坐!」 -- 阿東:祝生快以及很抱歉內容超奇葩(??? 期 ‧ 末 ‧ 考!!!!!(爆炸   2017-06-21  

《HQ研日、夣》

6/19祝 胡博淵 太太(?)生快(心) 6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6月份 ← -- 修長靈活的指尖落在一封簡訊上頭,視窗跳出寄信人的名字以及內容。內容大致敘述了近日比賽的狀況、勝負和想要與他一決雌雄的戰帖等。十分簡短卻讓人振奮。他露出淺淺一笑,因為他能想像對方當時傳這封訊息時的雀躍。 他關上手機放在床頭邊,一雙靈眸直勾勾望著漆黑的天花板,在萬物靜謐的深夜中,那悅耳的叫喚聲從腦海深處漸漸蓋過一切。他輕輕闔上雙眼,記憶裡的蟬聲唧唧帶他回到了初次見面的那一天......。 ※ 嗶嘍嗶嘍。手機發出一陣提示音,多半是新手教學才有的音效,不過對於自己而言倒是個可有可無的小設定。他無趣地走著自動化的遊戲路線,等待青梅竹馬來把他撿回隊上。一雙眸子全神貫注,半點分神都使不得,好是好,可就是太過了。周遭一旦轉變,除非心思敏銳否則難以察覺,這便是現代孩子的通病。 「......你在做什麼啊?」 一聲突如其來,肩膀反射地抖了一下,他抬起頭,看著嬌小身軀的他小跑步過來。因為習慣性,他立馬撇開視線,只回「迷路了」這三個字便不再開口。“也許那傢伙會覺得無聊然後自己離開吧!”他內心這麼斷定。比起斷定更多是祈禱,可人算不如天算,又繼續接著下一段話。 「咦?你是從別的地方來的?」「那個好玩嗎?」「你打排球嗎?」「你叫研磨?是高中生嗎?」「你喜歡打排球嗎?」「你是打哪個位置?」「那你的學校強嗎?」 所謂的窮追不捨這是這麼一回事吧!可奇怪的是,完全不令人生厭。是因為他聊到排球時開心的嘴臉嗎?還是只是我單純想打發個時間?誰知道。在第一次與他的四目相接,是他對於自己的身高、位置的迥異感到無奈的苦澀笑容。我有些驚訝,有那麼一瞬間好像看見了自己。面對他人的指點,身為二傳這個主腦位置,為什麼是由自己來擔任,明明運動方面並不出色。 短暫的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青梅竹馬的到來阻止了這段永無止盡的問答。他起身,回到熟悉人影身旁,在對方問出最後關鍵的學校同時。他揮手、他道別。他深信這次的相遇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 關關鳥鳴,刺眼的晨曦隔著窗簾柔和地照射進來,他緩緩張開雙眼、微漾嘴角,迎接新一天的到來。盥洗、換上制服、還吃了片塗了蘋果果醬的吐司。踏出家門、向青梅竹馬打招呼、一起上學。高中的日復一日,他總感到相當無趣,而今天卻有甚麼不同。 「......研磨,總覺得你今天的心情好像特別好。」既使再微弱的細節,黑髮的他從不放過。「......是嗎......。」「嗯,眼神很明顯。」 他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瞞不過青梅竹馬,他也決定說出實情。 「......因為我做了個好夢。」 -- 阿東:夠長了www我要限制字數www 希望研磨能早點發現???   2017-06-17 2  

《阿東日常》

最近踏了UT坑,一時半晌怕是出不太來(人´∀`*)大概不會生些個什麼出來,因為已經一段時間,糧食遍滿地。 最喜歡骨兄弟,但一直在搶心中第一名。Sans好暖好溫柔。゚(゚ノД`゚)゚。Papyrus好帥好可愛(ノД`)・゜・。小papyrus要化了我心啊啊啊。:゚(。ノω\。)゚・。 其他角色也不討厭,反正就是個雜食的螞蟻唄!其他時間線的也接觸到了,但還不太深,就覺得骨兄弟讚爆。身邊沒什麼友人跟上,只能自己打滾......。   2017-06-09  

《HQ侑影、國青》

6/9祝 朱乙儒 太太生快(心) 6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6月份 ← *因為新角色,給動畫黨的(無用)小叮噹→宮兄弟的侑 *通鋪設定 *國青→國家青年合宿篇 -- 「──嗯,要我說對影山飛雄的第一印象,大概就只是個麻煩鬼吧!」 關於影山飛雄本人,想必國青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說不上的傲人、超乎所想的精準力、正規正矩的打法,根本已經從麻煩鬼降階成不可愛的小鬼,當下有趣到快讓我憋出病來了。其中,在某天大家通鋪的晚上......。 「──這裡挺累的,但還算有趣。甚麼時候輪你啊,治。」 一如往常難以辨別的侑式嘲諷,話筒的另一方在確認自家兄弟毫無大礙,並如魚得水之後,立馬按下結束通話。侑無趣地收起手機、半點睡意都沒有的他開始環顧四周找些樂子。 「嗯......怎麼大家不是去洗澡就是直接睡覺了啊......噢!發 ‧ 現 ‧ 目 ‧ 標。 」 望了一圈,終於發現角落的身影。烏色髮尖些許地濕漉,脖上還披著一條半溼的淺藍小毛巾,水珠順著臉頰向下滑落至鎖骨。即使現在算是在他的正後方,可這年紀卻有著非比尋常的獨特氣場。維持正坐姿式的他,手機貼近耳邊,在滿是敬語的對話中不難猜測對方是什麼前輩之類的,果不其然......。 「......是!真不愧是訓練國家的合宿,每一天的菜單都針對不同的點,幫助非常地大!」「......近距離觀察果然能發現許多沒注意到的小細節。」「什麼?我才不要打電話給月島咧!唔──是......。」 話筒間隙,傳出不小的吵雜聲響。沉穩卻又危險的嗓音、溫和又不失陽光的聲音,歡騰不已的氛圍從話語滿溢出來。我想,這傢伙大概是挺幸福的。就在自己偷聽了一陣子,開始覺得無聊之際,他的表情稍微變了。 「......那個呆子還真去了啊......。」頃刻之間,原本低聲下氣的影山瞬間柔和起來,原先無動於衷的嘴角也漸漸上揚,直到──「......就這麼不想輸嗎......。」 小小開心的微笑掛在影山嘴邊,閉起雙眼的他繼續靜靜傾聽對方近日的述說。與訓練時不同,一直都是冷若冰霜的他,現在竟流露出跟女人一般的柔軟。那笑容、那神色,有那麼一刻侑自己差點深陷進去。他安撫自己忽然鼓動的情緒,但不管怎麼說,對影山的興趣已經提起。而面前出現一個有趣玩具,他的眼神閃過一絲詭譎。 「......影山......飛雄。」 -- 阿東:翻原作發現侑根本屁孩(凝重臉)我不想發現這個事實的啊......。   2017-06-09  

《本日主役!!》6月份

隨著日子的推移,2017也開始邁向一半了。壽星們的祝福又過了大半年。有太太們的支持,這個永久活動才有活著的價值。 只要你是喜歡排球又是本月的壽星只要在下方留下你的生日,以及想看的文阿東會在當天獻上神秘大禮喔! ※阿東生賀文上限5篇(不含夢向)※特定(生日的)粉絲可擁有上限點文1次的獎勵※請提早留言喔   2017-06-02 8  

《HQ兔赤、日常1+2》

5/29祝 为君独曲 太太生快(心) 5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5月份 ← 比照四格漫模式(可接受請下拉↓ -- 「赤葦我快遲到了!」赤葦站在校門口阻擋移動式鐵欄杆。 「赤葦我肚子餓了......。」赤葦把三個炒麵麵包塞到木兔懷中。 「赤葦我流血了!」赤葦細心地替木兔包紮傷口。 「赤葦我──」語音未落。赤葦已經準備好腳踏車和木兔一起回家。 -- 隊友A:聽說東京音駒的部長好像也是這樣呢!不過對方好像更加寡言。隊友B:這算好事嗎......。 -- 阿東:如果我畫得出來就不會這麼簡潔了(悲壯臉)   2017-05-29 2  

《HQ黑研、禍》

5/24祝 許君竹 太太生快(心) 5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5月份 ← -- 人生能有幾次體會過天人永隔的機會?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悲慟彷若千刀萬剮。如果能有再一次的時間或機會,你會對心愛的人說甚麼? ※ 「......天蠍座的觀眾朋友,今天的運勢分析需要特別小心血光之災喔......。」無趣地轉換台數之際,雖然停留的時間十分短暫,但是當中的占卜師說著這麼一句話。相當然爾,如此無聊的評斷馬上就被換到下一個節目去。研磨將遙控器丟到另一個沙發上,電視的畫面停在綜藝台,而他終於從口袋掏出自己的手機來消消遣。 「......研磨......研磨!」「......嘖、死掉了......幹嘛啦阿黑。」 手機畫面出現了大大的GAME OVER紅色字樣,研磨不悅地回應人在廁所的黑尾。在黑尾開口之前,研磨像是早已預測到一般,從沙發地板邊的側背袋掏出一小包衛生紙。他起身,往走廊的廁所邁步。 聽見逐漸接近的腳步聲,黑尾從裏頭轉開上鎖的門把,門被開了一點小縫,他也將手伸向外頭。沒多久,欠缺的物品被輕輕放在掌心。應了一句道謝後,黑尾望著這份僅存不多的衛生紙,內心萬般無奈。 「......看來又要出去補貨了呢。」 研磨再次回到舒適的沙發,拿起方才暫停遊戲的手機,按下返回鍵回到遊戲首頁,畫面頓時琳瑯滿目。手指在版面來回猶豫,對於擁有選擇障礙的研磨來說,不知道現在到底是要戰鬥還是裝備的強化。一雙銳利的眼睛骨碌碌地轉著,腦袋也在分析其中的利與弊。最後,研磨的決斷是......村落難得出現的神秘占卜屋。據網路所說,這間神祕的占卜屋除了拿到稀有寶物的機率偏高,占卜的內容也異常地準確。既然有緣能碰上,那還不怒占一波啊! 「......需要輸入名字呢......那就寫個阿黑好了。」「啊,研磨。我等一下要出去一趟,你有甚麼想要買的嗎?」「......蘋果派。」 黑尾露出苦笑,無奈著戀人是多麼注重物質生活,就連家裡最重要的民生用品都見底了,居然還能一心執著於蘋果派。嘛、反正也只是稍微繞到烘焙店罷了,也不會花太多時間。 他換上簡單的外出服,下半身也只是隨便套上一件黑色的七分褲,看似樸素卻不失帥氣。顏值果然才是一切啊......。黑尾在出門前確認了一下身上所帶的東西。鑰匙、錢包、手機。看起來都已經備齊了。 「......阿黑你不帶那個嗎?」 研磨指著小茶几上的一項小東西。那是之前在附近神社替黑尾買的平安御守,雖然上頭被他自己畫了個貓咪的圖案......。黑尾先是苦惱地抓了抓頭,之後才決定放棄帶上。原因是路途短暫。研磨聳聳肩,表示隨便他,反正也不是必須隨身攜帶的物品。草率地揮了幾下手、敷衍應付對方出門之後,研磨終於可以來認真看一下方才的占卜結果。 「......『再還能來得及的時間裡,好好珍惜吧!』......這是什麼意思啊......。」 看著當中略為不詳的文字,研磨滿是不解,腦袋在這時也映出剛才電視短短幾秒鐘的畫面,再加上前幾天因為內心相當的焦慮不安還特別去了一趟神社......。難不成這些訊息有甚麼特殊的涵義嗎?研磨拿起靜置小茶几的御守直愣愣地若有所思。他不斷地絞盡腦汁,湊合零散的碎片。不祥的預感、天蠍座、好好珍惜來得及的時間、血光之災......平安御守。 「等等!該不會是!」 在研磨從沙發上跳起來的一瞬間,思緒也完全釐清之際,外頭卻傳來強烈刺耳的煞車聲、撞擊聲以及不知道是誰的尖叫聲。掌心的手機霎那被扔在一旁的地毯、室內拖也來不及穿上,半跌半撞地衝向玄關。大門被用力地拉開,眼前刺眼的光芒讓研磨不得不瞇起雙眼,但雙腳還是筆直地踏出門外。雖然視線模糊又痛苦,可是在右方距離不到五十公尺的距離,一個熟悉的人影佇立,研磨連思考都沒有,便直接赤腳狂奔、撲向對方。 「太好了!阿黑你沒事!」 雙臂緊抱住實體的感覺讓心裡踏實不少,就連眼角還差點流下淚水。研磨感覺自己頭上增添了點重量以及溫度,心裡很明白這是對方的安慰,但總有種說不上的怪異。為甚麼不說些什麼呢?是因為驚嚇過度嗎?該不會是認錯人吧?不,只有這點是絕對不可能的!研磨鬆手,向上望了一眼,太陽光亮得令他又瞇起雙眼,但是不會錯的!那頭誇張的髮型、隨時隨地充滿鬼點子的眼睛、玩鬧式的嘴角。他很肯定面前這個男人就是黑尾鐵朗沒錯,可是......。 「吶......阿黑......為甚麼要露出那種表情呢......。」 平時戲謔的眼神如今淒涼地痛心疾首、總是上揚的嘴角現在也是黯然不已。他無法開口、無法安慰、無法自嘲,因為......在這副略微透明身體後面,地上躺著一個人。事情來得太快,現在站在研磨面前的,是貨真價實的靈魂。也許是事發前濃厚的願望,希望能阻止研磨不要讓他看到如此殘忍的一幕。黑尾輕輕地漾起笑容,因為還連繫著本體,嘴角開始微微滲出血絲。他無法開口、無法安慰、無法自嘲,只能再次將戀人擁入懷中。 在左鄰右舍急忙趕來看情況、撥打救護車、喧鬧不已的同時,只有這一人一魂在一旁半語不發。緩慢地,沒有軀殼的靈魂開始慢慢消失,僅存的力量消釋之際,他讓他懷中的戀人漸漸的失去意識。如果可以,最好能把這段痛苦不堪的回憶給抹滅掉......。 「......抱歉了......。」無法再繼續陪在你身邊。最後的話語被鮮血湧上喉頭而掩蓋,僅僅三個字卻有著讓人撕心裂肺的力量。研磨在模糊之際,也聽見了,但他已經毫無力氣去張開口做回應,唯一能做的事只有......淚珠劃過孤寂的臉龐。 -- 阿東:安安壽星叫我開虐的。   2017-05-24  

《HQ影國、裂痕》

5/21祝 林桃桃 太太生快(心) 5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5月份 ← -- 在那傢伙成為一個唯我獨尊的混蛋之前,我們曾是好隊友,偶而下場的時候還會互相請個飲料之類的。開開玩笑、切磋球技,雖然我是不大情願但這不就是朋友會做的事嗎?互相照應、互相體諒......。 ......朋友?別說笑了!那個混蛋才不把我當作朋友呢!自從那晚他拒人千里之外後,再也沒有人願意遞水瓶、邀請自主練習或是每一場勝利之後的燦爛笑臉。 ※ 「......敬禮!謝謝指教!」兩隊人馬相互鞠躬,並隔著球網握手。拿下勝利的那一所國中,雀躍不已是天經地義,雖然這只是場練習賽;但是這場勝利可是從每年的冠軍黑馬 - 北川第一 摘下的,多少思考下總免不了興奮之情。反觀北川第一,士氣低下、萬般無奈,就連今年剛坐上二傳大位的影山飛雄更是一副喪魂失魄。 「好了!雖然我知道你們很難受,但檢討就先留給明天吧!時間不早了,收操記得要做確實!」北川第一的部長叮囑著部員,得到的也只是零碎的應答,而有些人更是開口都懶了。國見便是其中之一。他嘆了口氣,心裡滿是抱怨。明明練習賽已經夠累的了卻還要浪費剩餘的體力來作甚麼收操,但這畢竟是例行,只好摸摸鼻子集合。 「......嗯?影山不去收操嗎?」國見轉了身,突然注意到影山寂然不動,於是打算再提醒他一次。「影山收操......!」 「吵死了給我閉嘴!」這聲嘶吼傳遍整座體育館,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嚇得鴉雀無聲,就連前腳都已踏出體育館的那所國中也驟然止步,還探頭進來隔岸觀火。不過要說最震驚的還是國見了。 等影山意識到自己的失言,抬頭的一瞬間也已經來不及了。從國見眼中投射的厭惡讓他心底的愧疚感不斷翻滾、直衝喉頭。正當他想挽回一切......結果卻也早已定案。國見轉身後的背影,刺痛著影山的心。既使無法彌補這條裂縫,他仍直著手臂、開著掌心想抓住根本不存在的原諒。 漸入深夜,北川第一排球部也逐步踏上歸途。影山牽著自己的銀白腳踏車,步伐緩慢、失意低落,彷彿世界的悲苦都感受得到。他已經不知道是該為哪一件事難過,因為自己的能力不夠而輸了練習賽?還是傷害了自己的朋友? 國見走在後頭,身旁還跟著聒噪的金田一,但國見的視線卻一直在剛才對他大吼的人身上。其實他心裡很清楚這場比賽是及川前輩離開的第一場練習賽,對於自己的朋友、又是先發二傳的影山來說,壓力絕對不亞於部長,可因為本身的遲鈍招來了決裂之災這點,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那時影山的背影,深深映在國見眼底,心口的位置也是揪得發疼,疼得連氣都喘不過。 雖然兩人的友情就這麼無疾而終,但其實是很想對對方說這麼一句話的吧。 「......好想說聲......對不起。」 ※ 在那傢伙開始對我冷若冰霜之前,我們曾是好朋友,偶而下課的時候還會互相請個客之類的。打打招呼、抄抄作業,雖然我不是很理解但這不就是朋友會做的事嗎?互相扶持、互相幫忙......。 ......朋友?別說笑了!那個混蛋才不把我當作朋友呢!自從那晚我拒人千里之外後,再也沒有人願意遞水瓶、邀請自主練習或是每一場勝利之後的燦爛笑臉......。 -- 阿東: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我好心疼這兩孩子啊啊啊啊啊啊(抱緊我怎麼這樣開虐了呢   2017-05-19 3  

《HQ黑及、信紙》

5/17祝 祁雪/潛水君✄指考戰士 太太生快(心) 5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5月份 ← *設定:黑尾(海外遊學)、及川(日本) -- 漸入深夜,下班後疲憊的身軀渴求著一晚避風港。鑰匙旋轉的聲音喚醒了空寂的屋子,接著是一陣腳步聲,沉穩卻孤獨不已。公事包被隨意丟在沙發,就連身上的枷鎖也胡亂扔在地上,而赤腳踏過的木質地板總讓人有種還身在故鄉的錯覺。這份親切感多少能沖淡些思鄉之情。 書房的門被緩緩推開,燈光也喀擦亮起,影子因光線拉長身子,並隨著主人移動著。他在桌前止步,整齊的桌面放置一本書,正確來說是本日記。他望著緊闔書頁的日記本,深邃的黑色眼瞳在一瞬軟化如水,雙手輕輕地捧起它,翻到某一頁數......一封信件夾雜其中。那封信被溫柔拈起,既使憑藉封口的痕跡早已得知被閱讀多次,但包裝仍是完好如初。 他抽出裏頭的信紙,滿是牽掛的筆跡再次映入眼簾,有一度還因為自己過於渴慕對方而出現熟悉氣味的錯覺。他拉出椅子坐下,深呼吸試著讓心請穩定下來。雙眼再次睜開,視線開始聚焦在信上的一字一句裡......。 ......這是你離開之後的第一封信,時間抓個三個月先吧!嘛、也許下一封會不小心會被我忘記,畢竟及川大人我可是個大忙人啊!不過你放心!女孩子們的邀約我可都有好好一個個回絕了,雖然看著小貓們失望的神情很痛心,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不是嗎?為了你,我犧牲良多啊!所以等你回來一定要好好地補償我知道嗎!你個小賊貓! 「呵......那惡劣的個性還是沒甚麼變......雖然我也不差就是了。」 ......我本以為會習慣沒有你在的日子,本以為生活還是能笑笑地過下去,但一週過去了,我竟然被朋友們嫌棄,說我多愁善感,女孩子們又更迷戀我。『冷冷的及川好帥氣啊!』她們這麼竊竊私語著。我 ‧ 說 ‧ 啊!當下我可是很寂寞的欸!雖然我們兩個的事沒多少人知道,但也多為我這個纖細的男人考慮一下嘛! 「......這傢伙到底是想怪罪在誰頭上啦呵呵......。」 ......第一個月:聽朋友們說我臉上已經沒有半點笑容。丟人的是我還是因為他們的提醒才發現這件事,為了不讓大家操心,我非常好心地丟了個燦笑出去,結果你知道他們說甚麼嗎?『住手啦!一點靈魂都沒有的樣子很嚇人欸。』居然對及川大人我說了這麼過分的話,你能想像一個帥哥被如此評語有多傷心啊! 「......。」一語不發,經由字句傳達的孤單讓他感到些許罪惡以及刺痛。 ......第二個月:我發現天上多了很多平時沒注意到的星星,有些還能排出排球的樣子呢!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見它們......。 「......不在我身邊的日子已經無趣到開始看天空了嗎......。」刺痛感逐漸擴大。 ......第三個月:我很好。打工很順利,學校的排球隊也漸入佳境,課業的話完全不用擔心。這幾天在路上碰到了之前烏野的爽朗二傳手,稍微聊了一下聽說小飛雄跟小不點正在大學裡地獄集訓,這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可以幸災樂禍了! 在最後幾個字的位置,一抹淡淡的水漬殘留著。他細長的手指劃過,內心很明白那並不是意外。哀憐的情緒在喉間翻滾、眼眶也逐漸濕潤起來。 ......這是寄信前的幾天,我最近多了個習慣。還記得你離開前拚死趕工出來的黑貓娃娃嗎?雖然我不是那種黏死人的女孩子,但它被我放在玄關門口的鞋櫃上了。這樣一來我出門或是回家的時候,第一眼就會看到你。我總會想著,那隻黑貓如果會說話就好了,偶而毒舌一下或是來個惡作劇應該很有趣......下一封信......會什麼時候見到呢......我很......。 最後幾個字被硬生生塗黑劃掉,那情緒的潰堤彷彿能感染他人似的。他把眼角的淚珠抹去,吸了好大一口的鼻子,雙手微微地顫抖還是無法停止。信紙又被溫柔地收藏起來,平整地壓在日記內頁,闔上之前一、兩行的字深深映在他眼中。 ......我很想你。多麼希望轉身之後你的笑容在等著我......。 -- 阿東:我深信自己應該是OOC了(躺   2017-05-17 4  

《本日主役!!》5月份

太太是這個月的壽星嗎?還是喜歡排球的朋友呢? 只有一者?沒關係,阿東可是全年無休、天天待機的!兩者皆是?恭喜你獲得本月生日祝福的入場券! 只要在下方留下你的生日,以及想看的文阿東會在當天獻上神秘大禮喔! ※阿東生賀文上限5篇(不含夢向)※特定生日的太太可擁有上限點文1次的獎勵(阿東不會私訊,所以請至留言點文,阿東會看情況給不給點)   2017-05-01 5  
  2017-04-26  
  2017-03-29 4  

《阿東的停筆通知?!》

如果你不認識阿東,你可以等一個月再來看看沒關係。可如果你有在關注阿東的,很抱歉要暫時讓你們失望了。 近期,阿東的精神狀況已經來到最低點。對於生賀的恐懼、太太們的期待、期限的壓迫以及生活上的壓力,本身抗壓就不怎麼穩定的阿東,在這裡毅然決然地決定要暫時停筆。 大至為期一個月。一個月的時間希望能再找到寫文時的初衷,那股興奮那種開心,現在只剩下空虛、恐懼以及孤獨......。有關《本日主役!!》4月份也恐怕要暫停一次。這個決定不容易,總是口口聲聲答應著太太們會永久開放,但5年下來的壓力已過於龐大,阿東在當下也是差點潰提......。 對不起我這麼任性!如果可以,阿東也願意犧牲生命為太太們寫文,但阿東現在暫時無法再寫下去了。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無人回應的狀況讓阿東心已死。最後...... 我們......一個月後見吧。   2017-03-27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