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影日、書糖》

6/21補祝 @莉拉 太太生快(心)

7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7月份 ←

這麼晚才補給莉拉大大真是抱歉!!過了一個月的生賀QWQ

--

在期末瀕近的前一周,除月島、山口以外的一年級生,都被強制在社團練習後留在社辦給前輩們連番做課後地獄訓練。
世上最讓人感到疲累的,並非盡情揮灑青春、剛打完球之際;而是在揮灑之後還要持續燃燒自身僅存不多的腦細胞,這就跟烈火只能燒小樹枝一樣悲慘。


「啊啊!『乎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的動物是甚麼啊!完全想不起來!吶吶、影山你知道嗎?」

「......呆子你連這都不知道......當然是哥吉拉啦!」

「......他們腦袋的構造是單細胞嗎。」


眾三年級一聽見影山的回答,無不瞠目結舌、不可置信的望著這兩位一年級。尤其是烏野排球部的部長,無奈的心情全都表露無遺,以一句話貫穿中心。

一題連初中生都不會答錯的問題,為何身為高中生的影山、日向會說出如此荒謬的答案!內文都給那動物鞭數十了,難不成那小孩子是巨人族的嗎!可以鞭哥吉拉的巨人族小孩?下一幕是不是會有一個戴草帽的笨蛋也來湊熱鬧啊!對於後輩的答案,大地是心中萬馬奔騰、時時無法冷靜。


「這是上蒼的考驗還是懲罰啊......。」


在大地邊自省邊輔助的過程,時間也慢慢過去快進入尾聲。就跟排球的練習一樣,讀書也是需要休息的。稍微地放風十分鐘,全部的三年級生全都去夜晚的學校散步去了,只剩兩位期末鬥士在努力不懈。

此刻的社辦,是安靜地連自動筆在紙上舞動都聽得清。日向瞄了一眼影山專注的側顏,也沒多想什麼,繼續做他的題目。半晌、塑膠紙的沙沙聲傳遍只有兩人在的社辦,日向往右看的一瞬,一顆晶瑩甜美的糖果就這麼落入影山的口中、舔拭、吸允、咀嚼。

糖份在影山口中化開,留至血管、經過心臟、傳送大腦。糖份能使思路清晰;而日向,正處於非常混沌之際。


「......影、影山......糖果,還有嗎?」

「.....沒了、不然你想吃我嘴裡的嗎。」


豺狼餓虎的眼神,原本就已是本能做反應的日向,如今終於要退化至原始人階段了嗎!影山原先以為日向多少會思考一下話中不可能的含意,沒想到日向竟然閉上眼睛、張開小嘴在等著影山。

一塊鮮嫩的肉就在眼前,沒有不吃的道理。影山放下手中緊握的筆,面無表情地往日向逼近。右手輕托起對方的下顎,兩方的鼻息清晰而覺,自己的雙眼也漸漸闔上......。


「......居然有閒情逸致給我調情,影山、日向你們還真有膽啊......。」


門口站著滿面笑容的惡魔而惡魔的警語凍結了甜美的氣氛,影山僵住、日向清醒;取而代之的另一層地獄即將泯滅人性、壯闊開演......。


--

阿東:大地辛苦了(

文筆剛回歸、還在適應期qwq

請多海涵(泣)

评论(6)
热度(19)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