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及影、遲叛》

6/9祝 朱乙儒 太太生快(心)

6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6月份 ←

--

在每個人生中,總會幹幾件蠢事。也許有趣或許生厭,可要做得百分百差勁,卻沒有一個比得過......。
一段初中的過去、深深埋下欺瞞的種子在兩人心田,不只傷害就連真正的感情也因種子的戲法而互相遮蔽雙眼......。


「我出門了!」


急忙推開自家大門,口中叼著一片隨手取得的白吐司,彷彿少女漫畫的情節真實上演;可與之相反的衣裝、性別、氣場完全不在一個等級。唯一可衡量的,也只剩那造型許久的飄逸栗色髮絲。


「嗚哇!已經這麼晚了!小岩怎麼沒有來叫我啦!」


嘴裡咕噥著對摯友的惡言,白土司也在一個轉角後被啃食殆盡。
雖然說,遲到的帥哥聽來頗帥氣;可〝罰站〞的帥哥怎麼想也只有「蠢」字能形容。這樣一來,及川徹初中三年來辛苦建立的形象可就會功虧一簣,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果然校門已經關起來了,只能翻牆過去了嗎......。」


好不容易的急速狂奔,將路程縮短至三分鐘,但依舊敵不過與時間的賽跑。
距離遲到剩不到五分鐘,既使隻身一人翻過牆去,也要花上三分鐘啊!如此一來不叫糟糕了嗎?
及川徹拼命思考,現在緊張的情勢彷若局點的比賽,努力將腦海能獲得勝利的方法一點一滴榨取出微小的希望甘霖。剎那、一絲細小的曙光稍縱即逝,他當機立斷緊握住那若有似無的救贖。


「小飛雄......?」

「啊、及川前輩早安。」

「你怎麼......。」

「剛才為了幫忙老婆婆過馬路,結果不小心沒趕上上課。」


忍住想吐槽這老梗的藉口,看著如此純潔且天使般的存在,及川徹內心的撒旦正欲動、慫恿著。


「......我說、小飛雄。我有個方法能不遲到你想試試嗎?」


在等待影山飛雄的的答覆之際,及川徹彷若惡魔復生露出詭譎的邪魅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回到正題,要如何通過這兩百五十公分高的圍牆呢?身為前輩的及川提出了好方法。先讓影山當個踏腳石,好讓他自己能先躍入校內,再從牆上拉影山一把就大功告成了!


「可是、及川前輩。我比較輕不是更容易爬上圍牆嗎?」

「啊嗯已、已經沒時間了呢!快來吧小飛雄!」

「咦......是。」


與其說是無視影山飛雄的問題,倒不如是不像讓人破壞及川徹內心擬定好的計畫。
影山小小的身軀蹲在紅磚地面,要把這麼又憐又愛的孩子當踏腳石真是太不忍心了。但及川徹已經無法躊躇無法回頭,一腳踏上影山偌小的右肩,左半身也使力拐上另一邊。這時的影山光是蹲著已是雙腿發顫,直起雙膝更是難上加難,但為了不遲到也只能突破界線,拚盡全力嘶吼地出力。


「就差一點了!加油啊小飛雄!」

「咕啊啊啊啊啊啊!」

「好!......」


及川輕盈地一躍,果真如預定地一般成功。停留在牆垣上,他望了底下喘著粗氣的後輩一眼,眼底盡是不純。


「太、太好了......及川前輩......接、接下來就......。」

「真是太天真了小飛雄呦!」

「!」


嗤之以鼻的笑嘆,及川徹從牆垣安穩落地在校園內。一手拎著稍輕的手提書包,俊美的側顏如雪般冰冷地瞧,在轉身之際只留下這麼一句話。


「獅子為了訓練幼獅,可是會將其推下無盡深淵的喔。」


直至今日,影山飛雄仍對此句話百思莫解,就算查了字典千百遍,那也只單單是個狠心的背叛啊!可不知怎的,他卻不感到憤怒而是一種未知的情感。
雖發生過這麼一段故事,卻是只屬於兩人的一段插曲......。


--

阿東:意味わからない的感覺對不起www

评论
热度(14)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