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影日、冰棍》

5/24祝 許君竹 太太生快(心)

5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5月份 

--

蟬聲唧唧、炎熱的夏日就此拉開序幕。

既使是黃昏時分,悶熱的氣息依舊揮散不去彷彿厚重的雲層纏繞於身。如果是早在放學時刻回到有冷氣圍繞又舒適的家中的學生們,或許根本無法理解。能體會如此不適感的人們,大概只有擔心自己假髮過度潮濕而偷偷地在辦公室保養的主任教頭以及正在進行體育性社團活動之一的烏野排球部吧!


「前面前面!」

「好球!」


球鞋移動於光滑地面發出尖刺嘰嘰聲,相互打氣的叫喊聲以及成功完成防守、連接、進攻並且得分的歡呼聲,攪和一起聽似繁吵卻是不折不扣的青春。

在由日向扣下最後一球後,今日的社團活動也跟著落幕,雖不是很盛大,可卻是為著將來能夠獲得最多掌聲的夢想打地基。

與全員一同收拾使用過後的場地,過於騷熱的哀怨逐漸擴散,像是病毒般沉靜又迅速地感染了眾人。患者多到連帶原者是誰都分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日向是所有人當中最喊熱的一個。


「好想買冰棍!」


日向喊的這麼一聲,大家內心也悄悄種下了名為「冰品」的種子。多數人都深信,自己的荷包絕對是足夠買下一支消暑的冰品;然而,卻有兩個笨蛋過於相信自己的零花錢,而釀成之後發生的白骨露野般的慘劇......。


「請給我一支哈密瓜冰棍。」

「我要脆皮的!」

「阿姨我要百吉的棒棒冰!」

「嘎哩嘎哩君!」

「那個......甜筒就好了。」


看著大家擠在櫃台像是沙丁魚般的場景,不知為何很令人發笑。在離櫃台些許距離的空地,有兩人沒有加入買冰的行列。他倆並非對冰品反感、也不是沒有喜愛的冰品就賭氣不買,而是......。


「怎、怎麼可能......。」

「錢居然......不夠。」


兩人各一隻手攤著零散的錢幣,想豪爽朵頤消暑聖品的夢已是不復存在。因幻想破滅而不住顫抖雙肩的兩人一瞬間空白了思想,簡直進入了「禪」一般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就在這時、比對方稍微聰明的影山突然察覺。


「欸日向!我們的錢加起來可以買一支冰啊!」


剎那,從日向眼裡投射出來的影山往若神一般的存在,而且就差那麼一點雙膝都要給他跪下了,還好日向把持住自己的意志才沒有做出這讓人折壽的舉動。


「阿姨、我要一支嘎哩嘎哩君!」


歡欣雀躍地收下神蹟來的甘霖,手指傳遞開來的冰涼使得身軀也樂得顫抖,身後的黑色影子也不住蠢蠢欲動。就在日向小心翼翼撥開上層包裝,抽出那光潔剔透的海洋藍,下一個動作卻是......。


「我要開動啦!」

「可、日向呆子啊啊啊!」


就差零點五公分,他被影山硬生生拆散與嘎哩嘎哩君即將譜出的羅曼史,接著便是一陣原始人之間殘暴的獵物搶奪戰。
你爭我奪、互不相讓,當中降低他人意志的咆哮更是不可或缺。


「日向呆子!明明是我提議的怎麼能讓你先吃啊呆子!」

「我可是去買的人當然有資格啊!而且我出的錢比較多!」

「我們的錢本來就一樣多!我可是親眼看見了啊呆子!」


所有的渾身解數就像是為了這一刻,彼此為著這份甘霖殺紅了眼。最後,彷若遏止之間的紛爭,嘎哩嘎哩君從日向手中脫離,壯烈犧牲了......。
冰棍與局點的球,兩者殘影重疊,日向與影山再次感受了那刻骨銘心的絕望,癱軟無力。


「啊啊......。」

「嗚嗚......。」


替嘎哩嘎哩君留下痛心的眼淚,就連話語也哽咽如嬰兒牙牙學語般不清、身體也如喪屍一樣行屍走肉,緩慢遠離。
但,他們可否有聽說過?鳳凰的傳說「浴火重生」?嘎哩嘎哩君如此的犧牲,必然有它的原因。

菅原彎下腰拾起殘缺不堪的烈士,上下半身被截的慘不忍睹、屍首分離,僅剩的骨幹也孤寒地令人鼻酸,但在白皙的背骨上卻刻著明日的希望曙光。
望了一眼漸離漸遠的後輩們的失落背影,菅原暗自心想......。


〝我該跟他們說中獎了嗎?〞


--

阿東:好想去阿哞茶會喔喔喔喔喔喔(爆)

评论(2)
热度(14)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