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月地、夜路》

如見更多,請下尋→《一詞一故事》標籤

*「地」是谷地仁花的「地」。

--

 新上任的烏野經理 谷地仁花。如字面意思,是個需要人細心呵護的小花。
雖說堅毅也是她所擁有的一部份,可大家對待女性不都如此?烏野的眾人也這麼認為著。


排球部經理,每天要完成的事項不比部員少得多。例如:每次練習、比賽的紀錄、準備飲品、清點些用具等等......。對於剛上任的谷地來說,這些都是她必須學習的,畢竟不到一年之後,美若天仙的清水便會與其他三年級一同畢業,繼續她人生下一個階段。

不過呢!谷地仁花決定先專注當下,每天每天都享受著高中生活,過得相當充實。而現在,也就是今天,又再次結束了她驚...

《HQ黑大、連結》

如見更多,請下尋→《一詞一故事》標籤


--

自打排球開始,尋找旗鼓相當的人便一直是我的目的之一,雖然拿下全國優勝也是,可一路上如果沒有可以切磋的對手,那不是太無聊了嗎?研磨雖然很強但畢竟是夥伴;既然是夥伴,便無法成為對手。

初中,同樣抱著尋找對手去打球,可三年過去了,這項目標卻是抱憾畢業、升上高中過了兩年,本以為再也不能找到,打算將這件事深埋心底之時......。


「請多指教、我是烏野的隊長 澤村大地。」

「等候多時了、我是音駒的隊長 黑尾鐵朗。」


按照規矩,當雙雙各自報上名之際,握手便是展現運動家的精神最佳的禮貌。可一接這觸堪稱精神的禮貌,一絲細微...

《HQ影日、牛奶》

如見更多,請下尋→《一詞一故事》標籤


--

身為一個好勝心爆棚的矮個子MB、競爭心態堪比太陽。食速、賽跑、得分數,小如毫羽、大至星球,不管何事都要與他的搭檔一較高下。為了更加靠近那遙不可及的目標,他發自內心決定,一定要變得更強更厲害,與身邊的人一起展翅翱翔。
但,在此之前.....。


「咕嚕咕嚕......哈啊啊!」


豪飲而盡手中的玻璃瓶,因低溫而凝露在瓶身外的水珠滑落滴下,似透明水彩爆散於地。大量液體灌進體內令日向打了個微嗝,滿足的嘴臉顯而易見。
將牛奶瓶用冷水沖淨,準確的投入回收桶後,這已是日向今日以來的第二瓶。


「哼哼、照這樣的進度喝下去,180甚麼的也不是問題了!...

《一詞一故事!!》

總數加起來居然有90篇!!
十分感謝!!

FB:77
樂乎:13

阿東我會盡量在今年結束掉的(I hope...)

《HQ大菅、綑綁》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已經接近四點,至於到底是下午還是晚上,菅原連自己都不曉得。不過房間的主人不在,猜測應該是去了學校,所以時段大概在下午左右吧。房間的落地窗被黑色膠帶貼的密不透風、半點光線都照射不進來,而眼睛已經逐漸習慣這黑暗的環境。


「......我躺了多久了呢......痛......。」


一直在床上維持側躺的菅原,想要調整一下姿勢,才剛用手肘撐起身體,手腕異樣的疼痛感便直衝腦門,因為疼痛菅原再次打消移動的念頭。
雙手被麻繩緊縛在背後,它把菅原弄得又刺又癢,無法解開束縛的菅原只能任憑它肆虐啃咬。


「......唔呃!」...

《HQ黑研、想你》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手心上捧著溫熱的智慧型手機,螢幕上頭的一串數字是多麼地熟悉也多麼地陌生,想要按下撥打的食指停留在半空不為所動。研磨蜷坐在米色沙發,一條赤黑色的毛毯包裹住他的全身,就像曾經他擁他入懷的替代品。現在只剩一張臉及一雙手臂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中。

望了一眼牆上的貓型時鐘,時針介於2與3之間,比較接近3的樣子、分針指向58左右。在空無一人的屋子裡,秒針的轉動清晰如節拍器,相當規矩、也極其冷漠。


「原來已經這麼晚了啊......。」


嘴上這麼說,心中卻沒有絲毫想放下手機的意思。研磨將目光轉回螢幕上的那號碼,手指仍遲遲與他的腦袋僵持不下。...


《HQ影及、耳邊低語》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喂!影山來找你了、笨蛋川!」

「哎?!又來了嗎......。」


瞥向教室窗外探頭探腦的一年級後輩,那眸子不斷投射的閃爍光輝的令人刺眼不已,經幾天下來,及川深刻感受到什麼是「厭煩」。死黨岩泉還戲稱影山的如此行徑是及川二代。


「明明完全不一樣嘛......小岩真過份......。那、小飛雄你今天又有什麼事了啊?」


將影山拖出走廊帶上頂樓,及川之所以換場所僅僅是為了自身的形象。畢竟影山每次總有辦法把他搞到炸毛,如果被女孩子看見的話,那他辛苦經營起來的美男子形象就會毀於一旦了。
及川當然不樂見如此景象。

影山對於及川的問話,非常...

《HQ影日、阿東》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在烏野高中有一個學生,他給人的印象總是帶著一本充滿謎團的筆記本、以及一支陪伴多年的老舊自動鉛筆。論長相也只是極其的普通,甚至在別人心中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陌生人,他不存在於大家的記憶、也不甘只是記憶的過客。硬要說的話,就是你我身邊"最熟悉的陌生人"。

矛盾、是他的代名詞;渾沌、是他的個性。他能自由穿梭在各個空間、時而消失、時而存在,小心翼翼地不被任何人抓住自己的慣性、時間。

他、還有一個特別的嗜好,就是觀察。男人們間的互動就是他觀察的目的。筆快速地在紙上飛騰,不曾間斷、因而創作出許多不為人知、膾炙人口的文章。


沒有人...

《HQ月影、意外》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近幾日,影山比平時還要焦躁不安。咋舌、皺眉、惡面孔的次數幾乎是日日的翻倍成長,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內心為何如此躁亂,尤其是看到有事沒事就一直損他的金髮渾蛋,從心底竄上的並非怒火,而是他不曾理解的感覺。


「啊啊、王者最近都在發呆呢,是不是想偷懶啊。」


諷刺的微笑、對月島來說是必備的日常。看高傲的影山炸毛,簡直是極上愉悅;不出所料,影山一副惡鬼貌轉身瞪著月島,可他卻什麼惡言都沒出口令人匪夷所思,再加上月島那更加放肆的笑顏......。

部話結束後,影山留在社辦整理書包,看著今早滿江紅的英文小考,根本眼神死,似乎沒注意到從背後偷看的月島,...

《HQ黑研、花粉症》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春天、漫天飛舞的櫻花點綴了匆忙城市的東京與音駒的校園。看似如此美好的景色卻潛藏著微不足道的小惡魔。

「啊啊鼻子超不舒服的!!」

染成帥氣金色龐克頭想耍帥而實質卻是純情男子的猛虎,手捧一大包衛生紙待命,從早上開始都不知道製作多少噁心的鼻涕水餃出來。本以為可以讓他安靜個一天,可就目前來看也只有烏野的清水潔子能辦到這種天方夜譚。

「猛虎你很吵耶......哈、哈、哈啾!可惡啊......。」

除了猛虎以外、似乎也有一個人有相同的困擾。從黑貓進化成的黑豹,生性腹黑、兇殘、笑裡藏刀的他居然也有"花粉症"這個弱點。
鼻子老早就被染紅...

《HQ月山、砸奶油》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阿月!」


這個時間一如往常,山口滿面微笑地站在門前拜訪、月島面無表情地替他開門。兩人熟識已久,有什麼異常親密的舉動已是見怪不怪。


「阿月我帶了蛋糕來喔!」

「啊、是嗎。」


一手接下山口帶來的禮物、另一手揉了揉他的腦袋,山口看起來相當開心。
從以前開始就是如此,不論自己有多麼地冷淡、既使一直站在前頭,每次的轉身他都在,露出那比誰都開心都幸福的笑顏。月島自己也明白,那是身為山口戀慕的人才擁有的特權。

或許有一天、那樣的燦爛不再由自己獨享時......或許,只是或許。可能會再次感受到被斬首的絕望吧!
所以啊所以、才要趁這段時間好...

《HQ黑月、全力疾走》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放眼望去一片碧色的林子,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幽靜;和山腳下的城鄉形成不小的對比。月島深吸口氣,肺部灌進大量清新的芬多精,對一個城市孩子而言,這是多麼不習慣的氣味啊!

那、問題來了!為什麼他現在會跑來這山邊呢?明明他的歸屬是戴上耳機的自我世界,不然就是偷偷跑去甜點店吃最愛的草莓蛋糕。月島瞥向正在熱身的黑色雞罐頭,憶起方才的事發經過......。


「吶、阿月。我們來比賽看看吧!」

「......我還有事先離開了、黑尾前輩。」

「等、等等啊!阿月你就陪我一下嘛!」

「......」

「那、如果阿月你贏了的話,我就請你吃東京第一的草...

《HQ一詞一故事!!》活動說明

嗨吚嗨─咿、這裡是來造福飢O的各位的阿東(๑•̀ㅂ•́)و✧


想要看喜歡的配對嗎?想要參與故事的過程嗎?
一個詞彙而構結的故事需要你/妳的加入(๑•̀ω•́)ノ


這次活動的主要推手、就是貴重的排球迷妹們!
參與方法極其簡單!


1)抱持一顆愛排球的心
2)留下一個辭彙&配對(可擇一)
3)期待未來能有朝一日看見你愛的CP以及詞彙


達成以上三項要求就正式完成囉☆
這裡多做(2)的說明、關於辭彙以及配對是亂數搭配的,並不會因為一次留言〝詞、cp〞而搭在一起(^ρ^)/


好的!那麼在阿東喊停前,活動會一直持續下去的!
請大家多多遊玩喔☆


PS.留言可重複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