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雷排球自耕農、更新速度15公里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アイナナ、陰陽師(台)、バンドリ、テニラビ雙修

《HQ月地、夜路》

如見更多,請下尋→《一詞一故事》標籤 *「地」是谷地仁花的「地」。 -- 新上任的烏野經理 谷地仁花。如字面意思,是個需要人細心呵護的小花。雖說堅毅也是她所擁有的一部份,可大家對待女性不都如此?烏野的眾人也這麼認為著。 排球部經理,每天要完成的事項不比部員少得多。例如:每次練習、比賽的紀錄、準備飲品、清點些用具等等......。對於剛上任的谷地來說,這些都是她必須學習的,畢竟不到一年之後,美若天仙的清水便會與其他三年級一同畢業,繼續她人生下一個階段。 不過呢!谷地仁花決定先專注當下,每天每天都享受著高中生活,過得相當充實。而現在,也就是今天,又再次結束了她驚心動魄的一天。 「影山!來比賽誰先到那一棵樹!」「好啊!你就準備吃我的土吧呆子!」「抱歉阿月、我今天要去嶋田先生那邊。你先回去吧。」 怪人的日常依舊持續正常運轉、山口也為了磨利自身唯一的武器而努力著。不過,在這當中卻有一個特別不協調......。 「那個......月島同學。」「?」「月島同學家的方向好像......不是這裡吧?」「啊啊是啊。」 怯然的開口也只得一語冷淡,除失落外,谷地也只能無可奈何。誰叫月島是這麼不善與人交際呢。可有一點令她不解,為何月島會走這條方向不同的道路呢?在她準備鼓起勇氣問話前,月島率先發話: 「......大家只是不放心夜晚的道路罷了,而且我很閒。」「哎?!」「......就算我很忙,也還有那傢伙在。」 月島緩緩抬起頭,眼瞳映著上方偌大的皎潔;見對方有所舉動,谷地也停下腳步望向夜晚的天空,看見那靜靜守護人類的一輪明月......。 所謂一語驚人,大概就是如此吧。婉轉且含糊,是專屬於月島螢特有的溫柔。   2016-09-16 8  

《HQ黑大、連結》

如見更多,請下尋→《一詞一故事》標籤 -- 自打排球開始,尋找旗鼓相當的人便一直是我的目的之一,雖然拿下全國優勝也是,可一路上如果沒有可以切磋的對手,那不是太無聊了嗎?研磨雖然很強但畢竟是夥伴;既然是夥伴,便無法成為對手。 初中,同樣抱著尋找對手去打球,可三年過去了,這項目標卻是抱憾畢業、升上高中過了兩年,本以為再也不能找到,打算將這件事深埋心底之時......。 「請多指教、我是烏野的隊長 澤村大地。」 「等候多時了、我是音駒的隊長 黑尾鐵朗。」 按照規矩,當雙雙各自報上名之際,握手便是展現運動家的精神最佳的禮貌。可一接這觸堪稱精神的禮貌,一絲細微卻強勁的電流竄入心中,除了許久不見的競爭心態,也多了份說不上的怪異感覺。 〝名勝負!垃圾場的對決!〞 不知從哪一屆的前輩開始,兩校排球部的比賽每每劍拔弩張、驚心動魄,終一日得了〝名勝負〞的名號。在此之後,既使素昧平生的兩校,也立馬成為萬年勁敵。許是緣、或是命。黑尾在與烏野的第一場練習賽後,對烏野的隊長是萬分感興趣,經月累日,這情感終於蛻變成不該破繭的毒蛾。 雖為毒蛾、仍不敵熱火;熊熊熱火、卻情不自禁。自知越陷越深,愈無法自拔,黑尾明知卻不願離開這無底之沼。甘苦相並,痛恨著情深的自己同時也感謝。感謝與他的相遇、感謝前輩種下因果、感謝〝垃圾場〞的名號。如果沒有這些鎖鏈一個個相扣上,他也不會戀上這帶朵刺的玫瑰......。 「......既使是鐵鍊,仍有生鏽的一日。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唯有靠自己的雙手,才能不斷延續牽繫起的壽命。也許終有一日,會有另一雙手願意一同擔起這單方面的連結......。 -- 阿東:黑大 (阿黑你居然不把研磨放在眼裡!!) 好啦、其實阿東這幾天一直耕某長篇,心有愧疚便先耕了其他的CP......。 阿東的難產會難超久,只好先另開地速耕出來(   2016-08-18  

《HQ影日、牛奶》

如見更多,請下尋→《一詞一故事》標籤 -- 身為一個好勝心爆棚的矮個子MB、競爭心態堪比太陽。食速、賽跑、得分數,小如毫羽、大至星球,不管何事都要與他的搭檔一較高下。為了更加靠近那遙不可及的目標,他發自內心決定,一定要變得更強更厲害,與身邊的人一起展翅翱翔。但,在此之前.....。 「咕嚕咕嚕......哈啊啊!」 豪飲而盡手中的玻璃瓶,因低溫而凝露在瓶身外的水珠滑落滴下,似透明水彩爆散於地。大量液體灌進體內令日向打了個微嗝,滿足的嘴臉顯而易見。將牛奶瓶用冷水沖淨,準確的投入回收桶後,這已是日向今日以來的第二瓶。 「哼哼、照這樣的進度喝下去,180甚麼的也不是問題了!」 滿臉自信,日向打從心底相信著牛奶與身高之神是不會對他棄如敝屣;但在這看似止如明鏡、實則波濤洶湧的社會,總有人會大潑冷水一番。 「呆子你又再喝牛奶啊?小心長直不成往橫長。」 碰巧路過也要惡言相向,影山對日向並非膩煩,而早已是習以為常的對談。即使是極其普通的惡言日常,日向也總是激不起而時常惱羞成怒。日向的激烈反應時時讓快感在影山內心油然而生,捉弄的欲望也漸漸地龐大起來。 「反正你也就那身高,多喝無益啊。」 「你說什麼!」 望向比自己矮小許多的橙色腦袋,頭毛直豎的樣子實在有趣。影山臆測,距離壓垮駱駝還剩最後一根稻草。剎那、一抹詭譎閃過腦海。那計策完美地肯定能讓日向一整天都不敢對他胡言亂語;雖然冒著會被冷戰的風險,比起冷眼鄙視他更希望看見日向的羞紅臉龐。 「.....而且、喝我的你也沒長多高啊呆子。」 沒有多餘的思考,影山在說出最後一句之餘也轉身離去。踏出幾個步伐後,他再回頭確認了下日向的反應。不出所料,彷若燒開的水一般頭頂冒煙、正眼都不敢瞧地赧顏汗下。估計、晚上一同回家時會被拳腳相向吧!不過、也值了! -- 阿東:強勢回歸、第一件事→汙 可惡都是連假狂吃トリコマ跟ココマ的關係,害我腦袋黃又暴了(///艸) (那安利不是誰都能吃的就不安利,自個兒去搜唄)   2016-06-13 6  
  2016-04-16 2  

《HQ大菅、綑綁》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已經接近四點,至於到底是下午還是晚上,菅原連自己都不曉得。不過房間的主人不在,猜測應該是去了學校,所以時段大概在下午左右吧。房間的落地窗被黑色膠帶貼的密不透風、半點光線都照射不進來,而眼睛已經逐漸習慣這黑暗的環境。 「......我躺了多久了呢......痛......。」 一直在床上維持側躺的菅原,想要調整一下姿勢,才剛用手肘撐起身體,手腕異樣的疼痛感便直衝腦門,因為疼痛菅原再次打消移動的念頭。雙手被麻繩緊縛在背後,它把菅原弄得又刺又癢,無法解開束縛的菅原只能任憑它肆虐啃咬。 「......唔呃!」 突然間,一股恐懼驚惶竄上大腦,身體不規律地顫抖,心臟也因此加速跳動著無法平息。菅原腦海浮現出一個男人的身影,他總是帶著微笑以及偶而的威嚴待人,是現今多麼少見的新好男人的典範啊!就連菅原自己也對他抱持著些許的好感,雖然同樣都是男的。 而現在,為什麼自己會被囚禁在這裡?一直認為的好好先生怎麼會做出這種犯罪的事情?一切的一切是多麼不由而知,也對深藏不露的他由衷感到驚駭。 「......啊啊、他到底怎麼了......!」 就在喃喃自語的同時,樓下傳出開門的聲音,菅原頓時頭皮發麻,他知道進門的不是他父親或母親,他感覺得到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興奮正在緩步地走上樓梯蠢蠢欲動著。 顧不得雙手的疼痛,菅原逼迫自己起身,以坐姿面對房間門口,一雙大眼怔怔地望著。腳步聲越發接近,對應的顫抖也是更加無法控制。 門把被轉動、緩速地推開,刺痛的光線從門口照射進來,強得連那人的面孔都看不清,可臉上令人髮指的笑容卻清晰不已。他緩緩地開口,一種不寒而慄如餓狼的氣場撲向菅原。 一雙眸子烙印出最深沉的恐懼。 「......我回來囉、我親愛的菅。」 -- 阿東:可能是不習慣病病的,《綑綁》被我擱著近一周才動筆(目死)本想了比較歡樂的平行世界篇,最後還是作罷嘗試了病......。 P.S:大地純粹軟禁、並無其他傷害菅麻麻的行為(心疼)   2016-04-15  

《HQ黑研、想你》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手心上捧著溫熱的智慧型手機,螢幕上頭的一串數字是多麼地熟悉也多麼地陌生,想要按下撥打的食指停留在半空不為所動。研磨蜷坐在米色沙發,一條赤黑色的毛毯包裹住他的全身,就像曾經他擁他入懷的替代品。現在只剩一張臉及一雙手臂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中。 望了一眼牆上的貓型時鐘,時針介於2與3之間,比較接近3的樣子、分針指向58左右。在空無一人的屋子裡,秒針的轉動清晰如節拍器,相當規矩、也極其冷漠。 「原來已經這麼晚了啊......。」 嘴上這麼說,心中卻沒有絲毫想放下手機的意思。研磨將目光轉回螢幕上的那號碼,手指仍遲遲與他的腦袋僵持不下。 「......不可以去打擾阿黑。」 這是黑尾留學前研磨給自己的一個承諾。當初黑尾在畢業前就有想出國留學的意思,可自己的存在會讓他有所顧慮,雖然自己最後選擇了一個傷害自己的選項,但能幫上黑尾的忙,3年的時間根本不算甚麼......。 「......才怪......。」 清晰的哭腔充斥在這兩字當中。研磨將自己包裹的更加緊縛,可不管多麼暖厚的毛毯,心底的深處卻是空蕩蕩、極度的寒冷。曾經有人說過,「暫時的離別是最深沉的痛」,沒想到這感受是如此的痛苦又酸楚。 再次抬起頭的瞬間,研磨眼前屏幕的字體變得相當歪斜,眼角也滑下溫熱的液體。他沒有伸手拭去,而是放任它刻下深深的痕,如此才能證明他是多麼的將他放在心上。 「......好晚了......。」 明明看不見時間,研磨卻出此言、明明要離開毛毯奔向床鋪,研磨卻不為所動、明明該是關上手機、研磨卻無意識按下通話。 「......喂?是研磨嗎?」 電話的另一端接通了,熟悉的嗓音從中而來,研磨反應過來卻不知該說甚麼。「那邊如何?」還是「過得好嗎?」這些客套句不斷從腦海飛逝而過,可沒有一個能完美代替他這些日子的苦楚。 顫抖的雙唇、空白的大腦加上無法停止的淚水,研磨漸漸發聲。 「......我、好想你......。」 -- 阿東:\(QWQ)/研磨來給阿東抱抱   2016-04-06 2  

《HQ影及、耳邊低語》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喂!影山來找你了、笨蛋川!」 「哎?!又來了嗎......。」 瞥向教室窗外探頭探腦的一年級後輩,那眸子不斷投射的閃爍光輝的令人刺眼不已,經幾天下來,及川深刻感受到什麼是「厭煩」。死黨岩泉還戲稱影山的如此行徑是及川二代。 「明明完全不一樣嘛......小岩真過份......。那、小飛雄你今天又有什麼事了啊?」 將影山拖出走廊帶上頂樓,及川之所以換場所僅僅是為了自身的形象。畢竟影山每次總有辦法把他搞到炸毛,如果被女孩子看見的話,那他辛苦經營起來的美男子形象就會毀於一旦了。及川當然不樂見如此景象。 影山對於及川的問話,非常少見地不怎麼開口。可能是因為害羞吧!雙手交纏、全身扭扭捏捏的亂動、表情也是不尋常的逃避及川的視線。 「女孩子嗎你!」 及川總結一句。無奈嘆氣憶起前些日子的影山,明明還很正常的跑來請求他教發球,怎麼今天像是吃錯藥,變得跟女孩子一樣啊!不斷地攪拌想法,陷入在謎團的漩渦裡。及川這時才依稀看見影山正在招手叫他靠近一點。 「嗯?你到底要說什麼呢?教發球甚麼的我絕對不會教你的喔!」 完全不屑的語氣,及川邁步走近影山,因為還有點身高的差距,他稍微的彎下腰將耳朵湊近影山嘴前,一字一句的聽見了影山接下來像是謊言的話。 「我......喜歡及川前輩喔。」 表白的自己的心意,影山望了一眼動也不動的及川,歪著頭看才發現他滿臉通紅、表情複雜地說不出話來。 -- 阿東:連假第一篇好偷懶啊(掩面) 影山居然在國一就做功(x)了、好樣的bbb   2016-04-06  

《HQ影日、阿東》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在烏野高中有一個學生,他給人的印象總是帶著一本充滿謎團的筆記本、以及一支陪伴多年的老舊自動鉛筆。論長相也只是極其的普通,甚至在別人心中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陌生人,他不存在於大家的記憶、也不甘只是記憶的過客。硬要說的話,就是你我身邊最熟悉的陌生人。 矛盾、是他的代名詞;渾沌、是他的個性。他能自由穿梭在各個空間、時而消失、時而存在,小心翼翼地不被任何人抓住自己的慣性、時間。 他、還有一個特別的嗜好,就是觀察。男人們間的互動就是他觀察的目的。筆快速地在紙上飛騰,不曾間斷、因而創作出許多不為人知、膾炙人口的文章。 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得稱其為......阿東。 【2016 X月 X日 星期三天氣晴】 今天的影山與日向仍是爭先恐後地到達學校,每日的賽跑已是兩人之間的日常。這次影山對日向吼的內容是:「哼哼別想贏過我!」,比起前兩天的:「就算你腰疼我也不會放水的!日向呆子!」這句話來看,昨天應該是沒有在哪一方的家中逗留吧......。 關於早晨的勝負、勝出的是日向,雖然痛苦地喘著大氣,但臉上寫得滿滿贏了的笑容,口中還喃喃「......太、太好了......炒麵、炒麵麵包......GET!!」這倒讓影山生氣地「嘖」了一聲。 午休、兩人到頂樓去吃飯,不知為何、影山還特意選擇了比較少人會去的偏遠些的大樓。日向很開心地與影山聊天,影山偶而還應答幾句,但眼神卻是一直在日向身上游移。不出所料、吃完便當的影山開始把手放在日向的大腿、驚覺的日向倒沒有想推開影山的意思。接下來呢......哇嗚!超大膽的舉動啊!等等、影山你在?!好、好刺激哪這兩人......。 嗯、實境秀還是第一次。多謝款待啊(合掌升天) 下午的社團,兩人練球依然很專注,完全沒有把中午的事情放在心上,還真佩服日向那天然的樣子,明明都不純真了呢(笑)既使在社團、兩人依舊吵嘴吵得兇,實在看不出來是那種關係,但影山卻還時不時伸手拍下日向的屁股,露骨地放閃加性騷擾啊影山同學! 晚上社團結束,剩下影山日向兩人留在社辦,當下的空氣瀰漫著不尋常的甜味,就我猜測是日向散發出的,據說賀爾蒙也是會有氣味的。雖然對我來說是沒甚麼影響(明明性別一樣啊),可是對影山來說效果相當顯著啊。 日向發覺安靜地異常,回頭問「影山你怎麼......」的時候就被撲上的影山給推倒了。四眼相接、連我都不自覺的臉紅了呢......。 影山接下來的行動就跟中午一樣大膽,自動下滑到日向的下腹部,雙手隔著布料在玩弄著,舔舔自己發乾的上唇,不斷散發出無法按耐的氣場;日向也因為影山的動作而大口喘氣、抽咽。半瞇起泛淚的眼睛,實在讓人又憐又愛。 正當影山已經要脫下日向的褲子,我決定收手就罷!為什麼我要在這種時間點離開呢?或許是心臟有些承受不住了吧!但我給自己的藉口是「欲情故縱」,就和人一樣,適當的甜頭有助於下次的開始,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 「它沒有結束的一天。」 闔上今天的收穫、我滿意的舔舔嘴角。順手關上櫃前的燈光,鑽到臥鋪裡頭望著一片黑暗的天花板心想:下次的目標該是呢?漸漸地、在回味今天的一切之後慢慢地步入夢鄉......。 -- 阿東:題目是粉絲出的!題目是粉絲出的!題目是粉絲出的!(超重要需要說三遍)生平沒想過自己的名字會被粉絲惡搞成為題目啊www而且有些過頭了還是第一次(到底多少第一次啦)是否該肉一下呢......。   2016-03-25 3  

《HQ月影、意外》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近幾日,影山比平時還要焦躁不安。咋舌、皺眉、惡面孔的次數幾乎是日日的翻倍成長,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內心為何如此躁亂,尤其是看到有事沒事就一直損他的金髮渾蛋,從心底竄上的並非怒火,而是他不曾理解的感覺。 「啊啊、王者最近都在發呆呢,是不是想偷懶啊。」 諷刺的微笑、對月島來說是必備的日常。看高傲的影山炸毛,簡直是極上愉悅;不出所料,影山一副惡鬼貌轉身瞪著月島,可他卻什麼惡言都沒出口令人匪夷所思,再加上月島那更加放肆的笑顏......。 部話結束後,影山留在社辦整理書包,看著今早滿江紅的英文小考,根本眼神死,似乎沒注意到從背後偷看的月島,直到聽到一聲的噗雌才驚覺。 「......月島啊啊啊!」 滿滿羞恥塞爆腦袋,影山一把揪住月島的衣領語無倫次,可立足點卻沒有抓好,往月島的方向倒去。睜開眼,發現自己與他正處在一個很微妙的動作,雙手撐在月島兩側、上與下的對看、怪異的氣氛瀰漫。這不就是很流行的甚麼......地板咚嗎? 正當影山要起身時,日向好死不死地推開門看見這種情況,呆愣住。 「影、影、影山你跟月島那傢伙居然......大地前輩啊啊啊......。」 「......不、不對!那、那只是意外!日向呆子啊啊啊!」 震驚到拔腿而出,日向的速度讓影山來不及澄清,只能對外大喊。被壓在影山身下的月島、淡定地看完兩個笨蛋的互動,對於當中的字眼倒是敏感起來。 「......我可不這麼認為啊、影山。」 「......你、你說甚麼啊!」 影山露出一臉彆扭的羞澀,死瞪月島的同時,月島居然伸手壓住影山的背,讓他更靠近自己。近得只剩下鼻息的距離,月島的眼眸詭魅閃爍、在已是滿臉通紅的影山眼前重複上一句。 「我說、這可不是意外呦!影、山......。」 -- 阿東:讓我休息拜託...(躺棺材)   2016-03-23 2  

《HQ黑研、花粉症》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春天、漫天飛舞的櫻花點綴了匆忙城市的東京與音駒的校園。看似如此美好的景色卻潛藏著微不足道的小惡魔。 「啊啊鼻子超不舒服的!!」 染成帥氣金色龐克頭想耍帥而實質卻是純情男子的猛虎,手捧一大包衛生紙待命,從早上開始都不知道製作多少噁心的鼻涕水餃出來。本以為可以讓他安靜個一天,可就目前來看也只有烏野的清水潔子能辦到這種天方夜譚。 「猛虎你很吵耶......哈、哈、哈啾!可惡啊......。」 除了猛虎以外、似乎也有一個人有相同的困擾。從黑貓進化成的黑豹,生性腹黑、兇殘、笑裡藏刀的他居然也有花粉症這個弱點。鼻子老早就被染紅的他、滿臉糾結無力地斥責自家隊員,相當的毫無魄力啊!平時的銳氣都被挫到只剩三成,如果這時有誰來向他起義,怕是連反抗都不成,就慘敗了。 「......阿黑......很不舒服嗎?」 「那是當然的啦......打噴嚏都打到腦袋昏沉昏沉的了......。」 研磨面無表情地湊到黑尾身邊,對情同手足的黑尾表示同情;黑尾則是有些感動,畢竟要讓那冰冷如艾爾莎般的研磨流露情感,簡直比剪掉猛虎的頭毛還困難。正欣慰的當下,研磨露出淺淺詭笑還想轉身就離開。 「......阿黑身體不好、那我可以去買新的遊戲了......。」 聽到細微的話語,黑尾整個清醒。研磨這傢伙竟然趁人之危、給我趁虛而入。也不管已相當疲憊的身體,黑尾加快腳步往研磨走遠的方向奔去。體育館大到黑尾的腳步聲迴盪其中,研磨突然意識到身後的寒意,轉身之際就被黑尾抵到牆邊黑笑怒視著。兩人距離靠得異常近,像是要直接吻上的間距,不知道的人可能還以為兩人就是戀人、雖然事實就是如此沒錯......。 黑尾右手壓在研磨的髮邊、左手擋住另一邊的去路,讓研磨無法順利地逃出自己的視線範圍內,強硬的氣場令研磨不敢輕舉妄動,偌大的雙眼也只能望盡一片純黑的眸子。等到研磨安分些,黑尾這時才緩緩開口。無比壓迫的嗓音一字一字地吐出來。 「......不要以為我身體不好就給我放肆了、研磨。」 -- 阿東:霸氣!!!!!!廁所啊!!!!!!(打這篇的最後膀胱也跟著...ry)   2016-03-22  

《HQ月山、砸奶油》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阿月!」 這個時間一如往常,山口滿面微笑地站在門前拜訪、月島面無表情地替他開門。兩人熟識已久,有什麼異常親密的舉動已是見怪不怪。 「阿月我帶了蛋糕來喔!」 「啊、是嗎。」 一手接下山口帶來的禮物、另一手揉了揉他的腦袋,山口看起來相當開心。從以前開始就是如此,不論自己有多麼地冷淡、既使一直站在前頭,每次的轉身他都在,露出那比誰都開心都幸福的笑顏。月島自己也明白,那是身為山口戀慕的人才擁有的特權。 或許有一天、那樣的燦爛不再由自己獨享時......或許,只是或許。可能會再次感受到被斬首的絕望吧!所以啊所以、才要趁這段時間好好地製造難忘的回憶才是。 「......之前、不是因為奶油派事件,我們都被罵慘了嗎。雖然是小學的時候了。」 「啊啊!阿月是在說隔壁阿姨送的對吧!是說阿月怎麼想起這件事啊?」 「......沒甚麼、只是懷念。」 一口含下甜膩膩的蛋糕,月島只是安靜地看著山口興奮地比手畫腳,演繹當時的情況。當山口說到小時候被砸的一瞬,月島再次還原,挖起少量的奶油就往山口臉上砸。 不知所措的山口就這麼呆然地望了月島幾秒、然而月島還一臉賊笑,讓山口也燃起了反攻之心。 「可惡啊阿月你居然又丟一次!」 「哼哼哼!」 喚起赤子之心的兩人,你來我往地互扔白色奶油,雖然都有特意避開家具類,但身體不得不擋在前頭,可兩人卻是放開心的嬉鬧著。 看準一個空檔,月島趁勢撲倒了山口,就如王者般居高臨下地俯視他,山口也因這般舉動僵住身體不敢輕舉妄動,只能與月島四目相接。氣氛從火熱瞬間降為冰點、時間在兩人周圍停止,唯一能感受到的是對方胸前呼吸的起伏。 數秒、月島緩慢地閉上眼睛也開始貼近山口的面前。早已滿面通紅的山口,害怕接下來的發展又驚又慌地用力閉上眼。就在連鼻息都能一清二楚的距離,山口感覺到自己的嘴角被舔了一下,張眼的剎那看見月島一副得逞的微笑卻又不失特有的溫柔說: 「......多謝款待。」 -- 阿東:不、擅、長、啦(哭)寫這些都會腦抽,詛咒是否(無限日向絕望臉   2016-03-14 2  

《HQ黑月、全力疾走》

※點文新活動蟲洞→《一詞一故事!!》 -- 放眼望去一片碧色的林子,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幽靜;和山腳下的城鄉形成不小的對比。月島深吸口氣,肺部灌進大量清新的芬多精,對一個城市孩子而言,這是多麼不習慣的氣味啊! 那、問題來了!為什麼他現在會跑來這山邊呢?明明他的歸屬是戴上耳機的自我世界,不然就是偷偷跑去甜點店吃最愛的草莓蛋糕。月島瞥向正在熱身的黑色雞罐頭,憶起方才的事發經過......。 「吶、阿月。我們來比賽看看吧!」 「......我還有事先離開了、黑尾前輩。」 「等、等等啊!阿月你就陪我一下嘛!」 「......」 「那、如果阿月你贏了的話,我就請你吃東京第一的草莓蛋糕!」 衝著那句草莓蛋糕,月島無限悔恨當初的衝動,因為比賽的類型,正是與節能的他完全相反的〝全力疾走〞。也就是所謂的跑酷。至於為什麼黑尾會選擇全力疾走以及知道他的弱點,就不由而知了。不過,透露出喜好的食物,月島大概有個底了。 大致記住地點的起與終,規則也只有兩項。使出全力和安全第一。既然都答應了,不拿下勝利又怎麼對得起草莓蛋糕之神呢!月島這麼想著,連唾液也一同附和。 隨意用樹枝畫出一條粗略的Start線,黑尾回到位置就定位。 「預備......開始!」 霎那、兩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出發,不、或許黑尾快了那麼零點六秒。兩個影子穿梭在書林間,閃過的一顆顆的松樹成為飛逝而過的殘影。左閃右躲,迎面而來的巨石也讓他們輕盈地躍過。可兩人的距離似乎未曾拉大過。 「哈啊......嘿嘿你還真賣力啊......這樣的阿月還真少見呢......。」 急速奔走還能開口說話,不愧為音駒的黑豹,但這一瞬間卻讓月島有機可趁,搶先一秒。眼前的光比起一開始是越發刺眼,看來離這片林子的終點是不遠了。當月島躍進那刺眼的光芒裡,腳下居然是一座陡峭的小土壁,雖然高度才一層樓,但煞不住的速度是非血即傷啊! 頃刻、後方的黑影加速追上、躍起。一把給月島個公主抱,補了句。 「都說了安全第一啊。」 在日光的加持下,黑尾帥氣的舉動更是翻倍成長,月島也由不得被吸引住。最後、黑尾因為搭救月島而晚了好幾步抵達終點。雖然不甘、也傷荷包,但黑尾的表情寫著的可是滿面愉悅啊! 反倒是月島,贏了比賽、卻在那失誤的一瞬輸掉了自己的心......。 -- 阿東:其實要寫內容才發現,我不知道全力疾走是什麼啊啊啊(抱頭)結果問了身邊的一個大觸,給我看了《疾走o子》片段。。。   2016-03-02 4  

《HQ一詞一故事!!》活動說明

嗨吚嗨─咿、這裡是來造福飢O的各位的阿東(๑•̀ㅂ•́)و✧ 想要看喜歡的配對嗎?想要參與故事的過程嗎?一個詞彙而構結的故事需要你/妳的加入(๑•̀ω•́)ノ 這次活動的主要推手、就是貴重的排球迷妹們!參與方法極其簡單! 1)抱持一顆愛排球的心2)留下一個辭彙配對(可擇一)3)期待未來能有朝一日看見你愛的CP以及詞彙 達成以上三項要求就正式完成囉☆這裡多做(2)的說明、關於辭彙以及配對是亂數搭配的,並不會因為一次留言〝詞、cp〞而搭在一起(^ρ^)/ 好的!那麼在阿東喊停前,活動會一直持續下去的!請大家多多遊玩喔☆ PS.留言可重複   2016-03-01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