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黑研、禍》

5/24祝 許君竹 太太生快(心)

5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5月份 

--

人生能有幾次體會過天人永隔的機會?
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悲慟彷若千刀萬剮。
如果能有再一次的時間或機會,你會對心愛的人說甚麼?




「......天蠍座的觀眾朋友,今天的運勢分析需要特別小心血光之災喔......。」
無趣地轉換台數之際,雖然停留的時間十分短暫,但是當中的占卜師說著這麼一句話。相當然爾,如此無聊的評斷馬上就被換到下一個節目去。
研磨將遙控器丟到另一個沙發上,電視的畫面停在綜藝台,而他終於從口袋掏出自己的手機來消消遣。


「......研磨......研磨!」
「......嘖、死掉了......幹嘛啦阿黑。」


手機畫面出現了大大的GAME OVER紅色字樣,研磨不悅地回應人在廁所的黑尾。在黑尾開口之前,研磨像是早已預測到一般,從沙發地板邊的側背袋掏出一小包衛生紙。
他起身,往走廊的廁所邁步。

聽見逐漸接近的腳步聲,黑尾從裏頭轉開上鎖的門把,門被開了一點小縫,他也將手伸向外頭。沒多久,欠缺的物品被輕輕放在掌心。應了一句道謝後,黑尾望著這份僅存不多的衛生紙,內心萬般無奈。


「......看來又要出去補貨了呢。」


研磨再次回到舒適的沙發,拿起方才暫停遊戲的手機,按下返回鍵回到遊戲首頁,畫面頓時琳瑯滿目。手指在版面來回猶豫,對於擁有選擇障礙的研磨來說,不知道現在到底是要戰鬥還是裝備的強化。
一雙銳利的眼睛骨碌碌地轉著,腦袋也在分析其中的利與弊。最後,研磨的決斷是......村落難得出現的神秘占卜屋。據網路所說,這間神祕的占卜屋除了拿到稀有寶物的機率偏高,占卜的內容也異常地準確。既然有緣能碰上,那還不怒占一波啊!


「......需要輸入名字呢......那就寫個阿黑好了。」
「啊,研磨。我等一下要出去一趟,你有甚麼想要買的嗎?」
「......蘋果派。」


黑尾露出苦笑,無奈著戀人是多麼注重物質生活,就連家裡最重要的民生用品都見底了,居然還能一心執著於蘋果派。嘛、反正也只是稍微繞到烘焙店罷了,也不會花太多時間。

他換上簡單的外出服,下半身也只是隨便套上一件黑色的七分褲,看似樸素卻不失帥氣。顏值果然才是一切啊......。
黑尾在出門前確認了一下身上所帶的東西。鑰匙、錢包、手機。看起來都已經備齊了。


「......阿黑你不帶那個嗎?」


研磨指著小茶几上的一項小東西。那是之前在附近神社替黑尾買的平安御守,雖然上頭被他自己畫了個貓咪的圖案......。
黑尾先是苦惱地抓了抓頭,之後才決定放棄帶上。原因是路途短暫。
研磨聳聳肩,表示隨便他,反正也不是必須隨身攜帶的物品。草率地揮了幾下手、敷衍應付對方出門之後,研磨終於可以來認真看一下方才的占卜結果。


「......『再還能來得及的時間裡,好好珍惜吧!』......這是什麼意思啊......。」


看著當中略為不詳的文字,研磨滿是不解,腦袋在這時也映出剛才電視短短幾秒鐘的畫面,再加上前幾天因為內心相當的焦慮不安還特別去了一趟神社......。難不成這些訊息有甚麼特殊的涵義嗎?
研磨拿起靜置小茶几的御守直愣愣地若有所思。
他不斷地絞盡腦汁,湊合零散的碎片。不祥的預感、天蠍座、好好珍惜來得及的時間、血光之災......平安御守。


「等等!該不會是!」


在研磨從沙發上跳起來的一瞬間,思緒也完全釐清之際,外頭卻傳來強烈刺耳的煞車聲、撞擊聲以及不知道是誰的尖叫聲。
掌心的手機霎那被扔在一旁的地毯、室內拖也來不及穿上,半跌半撞地衝向玄關。大門被用力地拉開,眼前刺眼的光芒讓研磨不得不瞇起雙眼,但雙腳還是筆直地踏出門外。雖然視線模糊又痛苦,可是在右方距離不到五十公尺的距離,一個熟悉的人影佇立,研磨連思考都沒有,便直接赤腳狂奔、撲向對方。


「太好了!阿黑你沒事!」


雙臂緊抱住實體的感覺讓心裡踏實不少,就連眼角還差點流下淚水。研磨感覺自己頭上增添了點重量以及溫度,心裡很明白這是對方的安慰,但總有種說不上的怪異。
為甚麼不說些什麼呢?是因為驚嚇過度嗎?該不會是認錯人吧?不,只有這點是絕對不可能的!
研磨鬆手,向上望了一眼,太陽光亮得令他又瞇起雙眼,但是不會錯的!那頭誇張的髮型、隨時隨地充滿鬼點子的眼睛、玩鬧式的嘴角。他很肯定面前這個男人就是黑尾鐵朗沒錯,可是......。


「吶......阿黑......為甚麼要露出那種表情呢......。」


平時戲謔的眼神如今淒涼地痛心疾首、總是上揚的嘴角現在也是黯然不已。他無法開口、無法安慰、無法自嘲,因為......在這副略微透明身體後面,地上躺著一個人。
事情來得太快,現在站在研磨面前的,是貨真價實的靈魂。也許是事發前濃厚的願望,希望能阻止研磨不要讓他看到如此殘忍的一幕。
黑尾輕輕地漾起笑容,因為還連繫著本體,嘴角開始微微滲出血絲。他無法開口、無法安慰、無法自嘲,只能再次將戀人擁入懷中。

在左鄰右舍急忙趕來看情況、撥打救護車、喧鬧不已的同時,只有這一人一魂在一旁半語不發。緩慢地,沒有軀殼的靈魂開始慢慢消失,僅存的力量消釋之際,他讓他懷中的戀人漸漸的失去意識。如果可以,最好能把這段痛苦不堪的回憶給抹滅掉......。


「......抱歉了......。」無法再繼續陪在你身邊。
最後的話語被鮮血湧上喉頭而掩蓋,僅僅三個字卻有著讓人撕心裂肺的力量。研磨在模糊之際,也聽見了,但他已經毫無力氣去張開口做回應,唯一能做的事只有......淚珠劃過孤寂的臉龐。

--

阿東:安安壽星叫我開虐的。

评论
热度(14)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