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佐6、生日快樂》

3/20祝 佐久早柳 太太生快(心)

3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3月份 ←

*6→柳卿
*夢向


--

「我出門囉媽媽!」
「啊等等!哎呀那孩子真是的。」


匆忙地推開玄關大門、鞋子也是在胡亂之中套上、柔順的短髮隨著迎面拂來的清風彈起,而發語的主人滿心雀躍踏出自家家門一步......。

電車外的景色稍縱即逝,一棵又一棵的翠青閃電劃過玻璃,轉眼間,高聳的灰色城市映入眼簾。雖說白晝的城市看似毫無生氣,但那只是在沉睡罷了,為著夜晚的七色散爛飽足精神。不過......在那之前也許無法體會吧!畢竟此行的目的永遠不是美景,而是那令自己傾心不已的......。


「嗯──哈啊!終於到站了啊!」


柳卿伸了個懶腰,畢竟整趟路程一直處於端坐的狀態,背脊都在隱隱作疼了。結束之後,她開始環顧四周尋找偏僻的角落。
為甚麼是角落?也許這答案是只有倆人才知道的秘密。


「找 ‧ 到 ‧ 你 ‧ 了!佐久早!」


柳卿佇立在他的面前,原本低頭注視手機屏幕的他聽見熟悉的聲音便轉移視線向上看去;柳卿燦爛如日光的嗓音以及笑容總讓這個叫佐久早的男人感到刺眼,卻又是相當暖心。


「......說過了叫我聖臣就好。」


一掌揉亂面前女孩輕軟的腦袋,口罩下的表情雖不得而知,可帶笑又寵溺的雙眼卻提前出賣他。語畢,佐久早逕自往出站口走去,放任還沉溺在方才滿是粉色泡泡氣氛的柳卿自個跟上。
倆人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並肩而行,儘管這是一周一次的會面、喋喋不休的女方、還有淡漠應聲的男方,但他們總是珍惜著這段淡淡的幸福......。

途中,散步到公園的倆人決定稍作休息。很難得的,這次率先開口提議的竟是柳卿。雖說不出哪兒奇怪,但佐久早卻有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違和感。
平時安靜不語的他總會發現藏在細節中的魔鬼,這次也不例外地察覺了對方的異狀。


「妳......這次呼吸的次數好像比之前多呢......。」
「欸?有嗎?應、應該是因為興奮吧!」
「......那臉紅呢。」
「今、今天太陽有點大!」
「......。」


銳利的目光掃過全身,看著假笑的柳卿讓他更確定自己的疑心。
佐久早伸出手輕蓋住柳卿的後頸後又馬上收手,雖然時間極短卻已經大致推測出一個結果,不過為了更加確認,他決定用另外一種方法。


「怎、怎麼了嗎?」


不斷被佐久早熱情地注視,柳卿顯得有些不知所措。開心歸開心、害羞歸害羞,但比起那更多的是緊張是擔心。她害怕自己所隱瞞的事實被對方發現,不停地裝作沒事,直到......。


「!」


佐久早又再次伸出手,這次他鎖定的目標不是後頸,而是後腦勺。


「聖、聖臣?」


額對額、眼對眼,彼此之間就連鼻息都清晰不已。停留的時間或許只有那數秒鐘,但當下卻像是一輩子那般悠久;可一旦分離,卻又如電光剎那短暫。
佐久早閉上雙眼小吸了口氣、吐出,接著便開口了。


「......妳發燒了啊。」
「唔!」


深知自己無法再將這個事實給隱瞞下去,柳卿難過得差點連淚都掉下來,因為她是多麼期待每週的約會,這次卻欺騙了他。然而、佐久早二話不說牽起柳卿的手帶她離開公園。


「......你、你不生氣嗎。」
跟在佐久早身後的柳卿這麼問著,手仍是緊緊相握。
「......我只會對著遲鈍的自己生氣而已,還有......在送你回到家之前我是不會鬆手的。」


那時寬闊且令人安心的背影直到現在,沒有一天能從柳卿的腦海裡消逝......。


--

阿東:生產夢向簡直難產(抱頭

评论(4)
热度(6)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