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及二、平行線》

3/2補祝 聲帶 停止。 太太生快(心)

3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3月份 ←

*二口視角


--

我很羨慕有所交集的人。
雖然不敢說〝毫無交集〞,卻也只算得上擦身而過罷了。


春高時,第一次見到他是以對手的身份,非常強勁的那一種。
一旦站上球場,除了引導隊伍取勝,其他都無所謂。〝得分得分然後獲勝!〞不論哪一方都有不能輸的理由。

力也盡了、分也得了,最後的勝負還是吞了敗仗。看著身後雀躍的隊伍,比起不甘內心更是顯得淒涼,因為我很明白這種面對面的機會不會再有第二次了。無論是我......還是他......。


我曾經思考過,如果在那場比賽結束後能不要臉地向他搭話,或許這幾天的休息時間會有所不同?起碼不再只是一面之緣。
可我並沒有踏出那一步,就像許多人所畏懼的,那稱之「尷尬」。
搭了話又如何?說什麼?「恭喜你晉級?」「請連同我們的份不要輸?」還是「縱使已經沒有下一次的比賽,我也絕對不會在輸了!」的這些話嗎?
老實講好了,那一點也不像我的個性,應該說這麼認真的話我絕對說不出口!


......雖然很丟臉,但這幾天在練球的我相當不專注。大概是從春高結束後沒多久,一天當中總會有那麼一段時間心臟被什麼狠狠扎刺著。起初只是輕微的刺痛感,可日復一日地放任之之後,刺痛演變成苦楚而且疼痛加劇,有幾次眼淚差點在途中奪眶而出。
作為一隊之首,把私人情感代入練習這點,不知要反省多少次才能彌補那些傾心於隊的隊友們。


沒多久,我下了一個決定。那決定不容易,勢必會放棄某些重要的東西,可為了顧全大局,一點犧牲是清晰能見的。
我拋棄了「情感」。不是所有的喜怒哀樂,而是把「情」這唯一的禍源給斬草除根。
好歹我也高中了,因為那場比賽而動情的我,這點小事還是清楚的。所以......我拋棄了!就像不曾擁有過感情一般。
既使還有點副作用存在仍是無傷大雅。


我早該知道的。
兩條不同的平行線,直到生命的終結也絕對不會有所交集。
只有那次比賽、唯一的比賽中靠得最近,也成了僅存的珍貴回憶之一。


......我很羨慕有所交集的人。


--

阿東:我好心累(´・_・`)又心疼
心累是學校還沒找實習又要不停更生賀;心疼是二口乖乖不哭到阿東懷裡。
我能順利畢業嗎・゜・(PД`q。)・゜・

评论(2)
热度(6)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