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月日、隱眼》

2/26祝 北極熊 太太生快(心)

2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2月份 

--

精神專注地直盯黑板,做筆記的手也不曾休息一刻,好不容易等到老師偷閒大話家常,食指不經意地往鼻樑推去,在意識到這個長年以來的習慣如徒勞時,月島搔了搔鼻子好掩飾羞恥。

眼角的餘光瞥向了桌上的其中一件物品,那是陪伴他多年至今的好夥伴,只是沒想到,月島明光,也就是他哥哥的一句話,就這麼讓它安穩退休。對月島而言,再多的不捨也說不出口......畢竟人家只是個眼鏡。


「......。」


月島長嘆一氣,無力的雙眼再次望向黑板。對於板上清晰的字跡,總覺得不適應,就好像原本一股無形又安全的牆壁一夕之間崩塌,赤裸裸的身軀便暴露在空氣之中。


「......好了!今天的課就上到這邊,記得回去要好好複習!」


在鈴響之際,老師的叮囑以及零散的應答聲結束了上半場的數字地獄;不過月島的內心卻充滿對其的抱怨。〝這麼簡單的東西還用的著再看一遍嗎?要是如此,會看個兩、三遍還不會的人也就......。〞

「呵。」按耐不住忍笑,月島腦海那清晰的身影令他難得勾勒一抹淺笑。說這時遲、那時快,那身影的主人好巧不巧就出現在窗口外對他打招呼。


「啊!月島午餐要不要一起......咦那個是......!」


來不及迴避那人灼熱的視線,月島索性放棄掙扎,任憑他衝進教室、拉了張椅子直端端的望著瞧。無奈被這麼注視許久,月島的眼神也不斷飄移,直到日向一句......。


「月島你居然戴隱形眼鏡了!」
「太晚察覺了吧!......嘛算了,實在不想跟你吵......。」


月島閉起雙眼,腦袋隱隱作疼,左掌也無意間撐上前額。已經有不知多少次,多少次懷疑日向的智商是否正常,明明(排球)能力不錯,為什麼就不能利索點。
就在月島思考這般蠢問題,日向發現了桌邊的舊眼鏡。好奇再加上求知慾,他偷偷低抓起那副舊眼鏡便往臉上塞。


「嗚啊啊好暈啊......。」
這是日向對眼鏡生平第一次的看法;月島則是一把抽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你是笨蛋嗎?沒有近視幹嘛戴眼鏡啊。」


月島將抽回來的眼鏡小心翼翼地擦拭,就算不再使用了也很珍惜,說不准哪天又回心轉意奔向眼鏡的懷抱。
日向痛苦地趴在桌上哀號著,而專門幸災樂禍的月島當然是相當愉悅。能這麼近距離地落井下石還不會被暴怒的日向波及,這不是一石二鳥嗎?也許,這算是換上隱形眼鏡的好處吧!
可下一幕,卻讓月島整個大反悔。

稍作休息終於不再暈眩的日向,趴望著單手撐頭的月島,由下往上的視線清澈得如桃花源的湧泉;這可讓月島有些不習慣。


「......看什麼?」
「總覺得啊,沒戴眼鏡的月島,好像有點帥氣啊!」
「哈啊!?」


突如其來的稱讚令他不知所措,發覺日向不動於衷的視線,月島終於拉開兩人的距離。一隻手把日向推開得老遠,另一隻手也沒閒著不斷擋住自己的臉,希望能躲掉那逼人的雙眼。


「別看了!」


惱羞?害臊?不管是哪一方都沒能好好阻止日向的舉動。他就像是磁鐵一般,越是推遠越是靠近,更糟的是......隱形眼鏡卻讓自己看的一清二楚。不論是日向雪亮的雙眼,還是自己的羞赧,完完全全暴露在鎂光燈下。


「不要擋著嘛月島,看一下又不會死。」
「不要!你快去吃飯還是幹甚麼都好!離我遠點!」
「哎呀月島同學,不要那麼見外嘛!再讓我看一下啦。」
「......說了不要了。」


滿臉漲紅的月島,此時在內心立下了小小約定。


〝我,這輩子再也不要戴隱眼了!〞

--

阿東:我逆(́◉◞౪◟◉‵)(意義不明

评论(2)
热度(15)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