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及二前提岩二、顏色》

說來非常心酸,這篇是個生賀。
雖然沒有比4個月的還要久,可從9/12至今也過了2個多月......。
錳與清輝 太太實在非常抱歉。

自從經營這個到現在,給阿東印象最深的就是太太了。每次的發文,都見太太的愛心以及推薦,這對阿東是個莫大的幫助、總能讓我繼續走這條路下去(微笑)

然後、再稍微地話嘮下。這配對是第一次見,阿東單純的腦袋從沒想過會有前一對的存在,然而三者當中的糾扯想必是相當複雜。畢竟兩攻的關係是親友,實在是非常有挑戰性的一個題目。

也許詮釋的不足、可能當中交代的不完善,可希望內文遲來的祝福能給太太傳達到,再次感謝以及對不起......。

最後、請慢慢欣賞這篇遲來的......生賀。


--

在靠近青城的一條商店街,有對男子正開懷對談著。兩人的相貌可說是天神的贈禮,極其俊美,一舉一動、一語一笑都特別惹人注意。可眾人有所不知,兩人雖被贈與驚為天人的美貌,可內心卻只有一字能囊括 ─ 黑。

混沌、戲謔、惡質、忌妒、貪婪。色彩的極致並非高不可攀的純白,而是混雜了千彩萬色、能吞噬一切的漆黑。試想,當兩者同為猜不透的漆黑會發生甚麼事?


融合。


沒有第二個答案。強大與強大最終會彼此結合,如同水乳交融般難以拆散。可這次情況有些不同,若不是純黑色呢?


「我一直有個疑問啊小堅治,為甚麼每到我們成為前輩之後,都會有個麻煩的後輩加入啊!」
「我懂我懂!像我現在隊上就有個燙手山芋,那可不是一般的燙!簡直是從熔岩裡出生的啊!」
「噗──!那不是金屬嗎。」
「黃金......噗哈哈也是呢!」


腦海中浮現後輩黃金川從岩漿蹦出來的畫面,著實戳中二口的笑穴久久不能自己。自從前些時間跟青城的及川走近距離後,二口發現自己暢笑的指數近乎直線上升,好像及川有種魔力能逗他笑似的。歡喜的同時,內心的某處角落卻在蠢動著,似乎在極力宣耀自己僅存不多的存在感。它帶起了刻意遺忘的記憶泡沫,伴隨著毒液刺痛地浮上心頭......。


「......總覺得......很開心呢.....嗚呃!」


忽然間停步於人群中、手也不自覺放在頸項前,微小的酸楚如同海中空氣從喉間奔騰向上,無語的哽咽讓二口抓不住無形氣泡。刺痛逐漸被灼熱取而代之,塵封的記憶也在腦海膨脹爆裂,熟悉的背影胡亂地照映出來......。
在及川之前還有個人,一個胸襟如天寬闊、柔情似海廣大、如石塊般的堅強、如宇宙般無限的愛情的男人。曾經二口對這段戀情呵護有加、也很沉浸在當中的感覺,每天都是幸福得麻木,直到發生一件事,他們兩人的世界被鬧得天翻地覆,那厚重的黑霾席捲了天空......。


「口......二口......二口!你沒事吧!」


擔憂的神情,可想而知及川內心是有多麼慌亂。他四處都晃了一眼,便攙扶二口到小巷邊稍作休息。這些二口都看在眼裡,可面前這個人,就是那天突如其來的黑霾奪走了他的幸福、他的色彩以及他的心。


「我沒事,只是剛好發作了而已......。」


輕拍及川的肩膀想令他安心些,不過這些舉動對及川來說也許是徒勞吧!因為二口心裡清楚,及川僅僅是做「表面」,是給外人看的。身為一個純黑,可沒有多餘的感情,就如先前提起過的......漆黑會貪婪地吞噬一切,因為忌妒、因為有趣,而奪取眼前所有的一切。包括力量包括名聲也包括二口。拜倒在這股極致之下,他放棄了許多重要的東西;也獲得了無價之物。


「......好點了嗎?」
「啊啊......差不多了。」
「那我們走吧!」


二口重新直起身子,拍拍背部沾染到牆面塵屑。帶著逐漸沉靜以及麻木的心,他望進及川的眼瞳卻是一片深不著底的黑暗。已經無法回頭了,令人上癮的罪惡、一點一點被侵蝕的感情,二口只能不斷地向前邁進......。


--

阿東:本想給岩泉多點戲份,但這裡主要是二口的部分(死躺

稍微透露岩泉被橫刀奪愛之後,第一次對及川抱有恨意(雖然不太可能),原因也可以說是被及川渲染久之後,也有些黑了(?)

總之謝謝觀看,阿東要升天了(合掌)

评论(2)
热度(7)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