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 All影、眠》

在進入正文之前,請讓阿東對這位太太 K.O. 道聲歉。

這篇生賀已經從7/7到現在,是的,時隔4個多月的生賀。

這讓阿東感到相當自責......所以,這件事阿東會一直警惕在心(泣)

太太對不起(大爆哭)

然後正文開始QQQ

--

影山一直有種奇怪的感覺,自他從Japan回到烏野後,大家的視線貌似參雜了原本不存在的情緒。就好像憑空出現這麼個東西,來由完全無從得知。
日向異常安靜、西谷也不吵鬧、月島不出惡言、澤村也不訓話,其餘的人也只是稍微地在空閒時間話家常,可視線卻永遠不在對方身上,好似在警戒堤防某樣東西。
影山摸不著頭緒,所以他打算問問隊上唯一的正常人 ─ 緣下力。

「那個,緣下前輩......。」
「......嗯?影山啊!抱歉我現在有點忙。」

一口回絕影山的問題,緣下便忙著左顧右盼去了。不只緣下的行為怪異,影山一連試了好幾個人,大家的迴避值簡直點滿MAX,半點機會都不留給他。
剎那、心臟抽痛了一下。左手不自覺捂上隔著運動服心臟的位置,腦袋中糟糕的記憶也慢慢浮現......。

那披著名為「失誤」皮的「拒絕」,是超越世上任何的傷痛,它所帶來的疼痛至今還未痊癒過、它的恐懼如同颶風席捲地面上所有生與物,毫不留情地攪亂你僅存的冷靜。它讓你從高尺摔落,摔落進一片沉淪死海,浮不起也逃不出。這就是王者的詛咒,影山給它起了個這名字,如脫不去的腳鐐一世都得受它束縛......。

影山帶著低落的情緒,結束了這一天的練球。三年級的前輩一結束練習,便急匆匆地離開,個個頂著一張要出征的嚴肅面孔。最早有這舉動的是部長澤村,大約是從Japan結束後開始的。影山當然很疑惑、想問個明白,但不是現在。不是內心早已千瘡百孔的現在!

「......今天還是早點回去吧。」

低聲喃喃自語。影山拎起牆邊的體育袋,濕漉漉的運動服也沒換下、水分也不想補充,直往大門走去。

「啊啊啊啊影山等等!!」

身後宏亮的叫聲,估計在社辦的田中前輩都聽得見吧!但他沒有心情,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搭理這個體力怪物。影山從旁繞過,打算無視日向,可日向卻不知好歹又上前堵在大門前不讓影山離開。這是個糟糕的決定,非常的糟糕。

日向感受得到面前這個男人所散發出來的低氣壓有多麼的沉重,就連空氣也快不及他的黑霾而叩首認輸;但日向辦不到,他被交代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那就是無論如何都要拖延個十分鐘!平時的話,影山並不會這麼早就離開,然而今天卻像吃錯了藥一般,這麼急著離開。日向只好硬著頭皮去阻止影山,不過......。

「......影、影山......今、今天好像輪你打掃喔......。」
「啊啊?才沒有,好了走開!我要出去!」
「不、不可以!」
「......日向。」
「!」

低沉的危險嗓音,宛如最後的警告。

「......我說過了吧......給我滾開。」

受到極度震懾的日向,再也把持不住自己的行動,識相地退開。影山也拉開大門走出去,不料,面前的景象被自己撞見、碰個正著。
先前在青年集訓遇見的人,以星海光來為首一共4人,包括宮侑、古森元也以及佐久早聖臣全都在外頭候著,彷若豺狼餓虎想接近眼前這個體育館;反觀,原本早已離開的三年級們正堵在門口,與Japan互相對峙。雙方一看到影山的出現,無不異口同聲地叫喊他的名字。

「嗚喔!影山!我這次的必殺技一定要讓你發出驚嘆的聲音!」
「離我們家影山遠一點!咻咻!」

星海前輩?菅原前輩?為何他們會開始互相叫囂?他們在說我?
我不是被大家嫌棄了嗎?咦?
影山望著這一片景象,自己的存在倍受關注,就連方才日向的舉動也是為了......我?
還不只如此,從原地望向社辦也看得見田中、西谷前輩正戒備著附近的外校人士,這些都是為了確保他自己的安全......。

「......影山君?」
「影影影影影山!」

眼前的視線突然間地模糊起來,眾人慌張的樣子已看不清楚,直到自己意識到有股溫熱的液體從臉頰滑下,右手拈去了幾絲淚珠,這才發現......。

「......我已經不再孤獨了。」

--

阿東:我們都很愛你啊影山qwqqqqqqq

乖不哭到阿東懷裡來(被大地拖走ry

评论(5)
热度(14)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