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影日、煩惱》

10/17祝 陳慧 太太生快(心)

10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10月份 


--

「找 ‧ 到 ‧ 你 ‧ 了!日──向!」
「嘎啊啊啊啊──」

從走廊轉角來了個完美滑壘,頂著一張惡鬼面具的影山直往十公尺外的日向那跨步逼近。眉頭深鎖、嘴角毫無半點笑容的影山彷彿災厄過境,聊天的同學噤聲、擋道的自動讓出一條路,就差一個活祭品供俸了。
日向一見到影山怒氣沖沖地向他而來,遵循祖先留下的野性本能,他做出了高速迴避的動作,往反方向拔腿狂奔,半點都沒有猶豫。


「啊......又給那呆子跑了......。」


不悅地看向那嬌小漸離的背影,影山停下腳步。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明明想稍微靠近一下,卻被硬生生給拒絕,這當中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佇立反思卻半點答案都沒有,直到上課鐘響了,影山仍然身處迷霧當中。


「──我說,影山你是不是平常對日向太兇,他才一看到你就跑啊?」


山口有些遲疑地對影山如此說道。
午休才剛開始,自己就發現影山正在教室外頭不停張望,滿臉困難地惡瞪著教室的人群。其實比起影山平時對日向的態度,山口更驚訝影山居然會找他說這些事。


〝嘛、總不能找阿月吧!〞在內心苦笑的山口。


影山聽完,左手托住下頷認真在思考著什麼。最後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


「我有對日向很兇?」


山口聽了差點沒暈過去。這天天上演的惡霸劇碼,惡霸竟然毫無自覺,這該說太呆還是太蠢啊!無法對影山再多做解釋,山口只建議一句「看到日向不要露出那惡鬼臉就好。」便跑去跟月島吃午飯。


「惡鬼臉?」影山重複了山口的那句話,臉上仍是滿滿不解。


漫步在走廊的影山,腦袋塞滿著近日逃避他的日向的驚恐臉。為什麼要害怕成這樣?既使是打個招呼也會被嚇得落荒而逃......。
正當影山沒頭沒腦地思考,身體卻自動領他到常買優酪乳的轉角販賣機前,他轉過彎卻發現一個熟悉的人影。


「......日向!」
「咦!影、影山!」
「可惡!你這次別想給我跑掉了呆子!」


趕在日向逃跑前,影山敏捷地抓住了他的後衣領;被抓住的日向不斷掙扎,就像驚慌失措的小動物碰上掠食者一般。看著他這麼害怕,影山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進而失控大喊。


「──我就這麼可怕嗎!」


這一喊,也許是突如其來不知做何反應、又者另有其因,日向停止了掙扎,影山也因此鬆手。兩人間尷尬的氣氛是越發濃厚,使得影山多少有些罪惡感,直到日向緩緩開口......。


「──我、在還小的時候,因為附近有農家的緣故,會養看門犬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可是有一天我就是貪玩,跑去別人家雞舍前撿石頭,最後被那隻狗追著跑,還差點死掉......。」
「......」
「至此之後,我對......」
「──那又如何!」


刻意打斷,影山開始對日向那番話做出反擊。


「我又不會把你吃了!這真的太愚蠢......。」
「才、才不蠢!你又知道什麼了!」
「呆子!我說的是我啊!」
「咦。」


影山無奈地閉起眼。沒錯,他甚麼都不了解!自己的舉動竟對日向有如此傷害,而他卻不知情的一直讓日向有這種感覺,既使是隊友,也過分了。再加上......。


「每天每天都在煩惱該怎麼讓你放下心的我真是太蠢了!想好好地說上話、想一起談論排球,明明近在眼前的你卻一直消失......為甚麼我這麼晚才發覺呢可惡!」


醍醐灌頂的影山,痛苦地掩住自己雙眼,好似想為近日的舉動致歉卻沒有成功。而日向,卻因為影山的坦承爆出了一句事實。


「因為影山是笨蛋啊!」
「......我如果是笨蛋那你就是超級呆子了!」
「我是超級及呆子的話,那影山你就是超級大笨蛋!!」


因為日向的一句話,影山傻在原地,數秒後才回神,開始幼稚的對嗆。
雖然這次的事件就這麼草草結束,也無法保證未來不會再發生,但卻證明兩人的牽絆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切斷。也許未來會改變、或許交手的舞台會是對立,可曾經存在的情感以及友誼卻不會消失......。


--

阿東:嗯。莫名的一篇。

我怎麼突然沒靈感惹TTTTT(爆哭

评论
热度(15)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