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影日、隱妒》

10/9祝 lnes Chen 太太生快(心)

10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10月份 


--

窗外的景色縱眼即逝,一片翠綠逐漸轉變成大片大片金黃色的寬闊平地。從綠色的呼吸之城出發的日向、影山兩人,前半個小時還興奮地跟遠足沒兩樣,可或許太過消耗體力、又者路途還很遙遠、也有可能是影山今天不知怎地一直跟他唱反調,雖然平常就是如此,但總有些違和之處說不上......總之、日向決定暫時先小憩一下,補足失去的精力好等等與研磨打場比賽。


「到了記得叫我啊影山。」
「......才不要。」
「奇怪的傢伙......。」


乘著東北新幹線,電車幾乎沒什麼在晃動,再加上的車內的空調涼爽地令人不住打瞌睡,日向很快地就入眠了,儘管是坐在乘客來去自如的走道旁。坐在窗邊的影山,左手托住下頷,起先是望著窗外發楞,可在確定日向不會醒來的狀況後,緩緩伸出空閒的右手,出借自己的肩膀讓日向靠著。即便不吐半字,外人都看得出這是多麼溺愛的一個舉動。

其實,在前往東京之前,兩人的相處模式都沒有不同。爭吵的爭吵、比賽的比賽、就連對方打球時不對勁的地方都會彆扭地指責。可一聽聞日向要去東京找音駒的二傳,不安的波紋在內心散開。並不是那種對他的愚蠢感到無奈;而是深不見底的黑色漩渦在攪亂剩下的情感,明知它是多麼地醜陋,卻無法阻止其盤據內心、佔領大腦、影響感知,這壓力沒留點時間給他喘息。就如方才的拒絕,明明只是小小的要求,說出口的話卻和孩子沒兩樣地幼稚。

混亂的內心實在令人手足無措,影山瞥眼,身旁的罪魁禍首居然在安穩地呼嚕。柔軟又溫暖的橙色髮絲就和第一次見到的並無改變,懷抱於心中的力量也是非比尋常,不只強大也能感染人心,如同絢爛煙花般......曾經因其卸下的枷鎖如今又成了上銬的腳鐐。
明瞭真正的主控權一直都在自己的影山,內心被拴住的他也只能整理出這麼悲傷的一句話──


「──既使我再遲鈍,也還是會忌妒的啊。你這個呆子......。」


--

阿東:感想大概就是,花了我3個小時終於寫完了!!!
這不是說有多難還是怎麼,純粹就是我解脫了這一篇!!!(WTF

评论
热度(23)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