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無氣力組、雜聊》

9/22祝 Tsz Ying Chan 太太生快(心)

9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9月份 

*無氣力組:月島、研磨、國見、赤葦。

--

因為加入了排球部,而見識到團隊。
因為打了數場練習賽,而提升自我不足之地。
因為參加了合宿,而遇上各式各樣的人。
有了排球之後,四人的平行線也終得以互相交錯,牽繫起這難能的羈絆......。

某日,赤葦提議起聚餐一回事,四人的意見也難得地達成共識,約定了一日於東京的一家名咖啡廳度過悠閒的下午。
早早到場的月島、國見兩人無趣地在靠窗的皮椅區聽聽音樂、看看風景,偶而談論東京的繁華,除此之外便進入省電模式,不再發言。幾分鐘過去,第三個人到場,那是實力強大梟谷的二傳 赤葦京治,而他也是這次聚餐的發起人。


「哎?你們還真早啊。」
「......我和國見住得遠,想說早點到比較保險。」


赤葦脫下身上一件薄外套披掛在皮椅上頭後,便拉開椅子自動坐下與兩人聊起天來,月島拿下耳機也順勢回答了他;可國見倒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睡眼惺忪的他直往外頭望,像是在等著誰似的。
突然間,精緻的木製白店門上掛著的小吊鐘嘎鈴嘎鈴地響起,推開門的便是那姍姍來遲的音駒主腦 孤爪研磨。


「......抱歉我來晚了。」
「好慢,你不是本地人嗎?居然最後一個才到。」
「......各種原因啦。」


一直處於噤聲的國見,看到了最後一人的加入這才開了口,雖然語氣混雜著不耐煩,卻也透露出些許擔心之意;對此先致歉的研磨,後才坐下。
研磨的到場,讓四人、讓無氣力組再次聚集完成,慵懶的氣息瞬間充斥整座咖啡廳;不過、既使是被人稱做〝無氣力組〞的這四人,交流還是有的,只是由誰開頭便不得而知......直到月島拿下眼鏡準備擦拭之時,赤葦率先發話。


「我們四個人當中,好像只有月島有戴眼鏡呢。」
「......我戴眼鏡怎麼了嗎赤葦前輩。」


擦拭完畢眼鏡的月島,將它戴回正確位置,質疑的語氣參雜幾絲不悅。


「抱歉月島,不過我的意思是,如果連月島你都沒有戴眼鏡的話,我們可就不是無氣力組了啊。」
「?」
「呵呵、明明是烏野的智將居然聽不懂啊。」
「那個、月島君。赤葦剛剛說的意思是,如果你沒有戴眼鏡的話,我們就會變成無眼鏡組這怪名字了......。」


研磨看著國見如此咄咄逼人的態度,連忙跳出來和緩氣氛,接著繼續接話下去。


「那、那個,其實我也要感謝國見君呢。」
「感謝我甚麼?」
「如果沒有國見君,我們也不會是無氣力組了啊。」
「哈啊?甚麼意思?」


深皺起眉頭的國見,一臉不知所云地望著研磨,可在幾秒之後,月島和赤葦突然間頓悟了什麼,開始咯咯地笑起來,一邊讚嘆研磨的有梗、一邊忍住不要大笑的衝動。
國見就這麼看著三人的電波搭上,唯獨自己被排擠在外有些不開心,趕緊問了一旁的月島到底在笑甚麼。


「我說你們到底有甚麼好笑的啊。」
「噗呵呵、就、就是學校梗啊!」
「哈啊?月島你說清楚一點啊。」
「......呼──好。烏鴉、貓、貓頭鷹,這樣你懂了嗎?」


國見聽完,瞠目結舌,接著便有些惱羞成怒地一口氣喝下杯裡的紅茶道:「是是、我們校是植物真是對不起喔。」鬧的大家都得向他道好幾次歉才肯罷休。
氣消了的國見,這次輪到他發言,想著大家的內容多半很淺層,既然如此就想一個比較深的話題吧!


「......其實我們可以取一個名字更帥氣的組才對啊。」
「怎麼說?」
「就像赤葦前輩你和我、研磨和月島,髮色二黑二金的很有時尚感不是嗎?」


如此建議,聽來很合適,可其餘三人露出一副相當麻煩的臉,令國見也稍微認真思考了下方才自己脫口的話。以無氣力聞名的四人,結果當然是......。


「「「......好累。」」」
「......嗯、說的也是。」


在這之後,無氣力組也聊了許多。食物啊、班級啊、喜歡的東西等等,然而最後的最後,這群人仍脫離不了排球話題。赤葦一提到排球,便很是無奈地說道:


「啊啊、為甚麼身邊的主將一個個都那麼地煩人呢。」
「──是啊!想我們這邊的及川前輩......唉──。」
「阿黑也是......。」
「......是嗎?我覺得大地前輩還好......咦?你們幹嘛?」


月島語音剛落,三雙眼睛瞬間望向月島,眼瞳映出的盡是各種羨慕忌妒恨。巴不得把自家的主將跟烏野的部長交換,就算只有一天,也想體驗看看那〝清淨〞所謂何物。

──無氣力組的一天就這麼在幽美的咖啡廳以及夕日下完美落幕,如果有機會的話,四人合體的那天也許會再次到來......或許吧!


--

阿東:就這麼結束了真是對不起www
無氣力組好難寫啊www
真心覺得最可憐的是月島,有無氣力組跟第三體育館組在糾纏(爆笑)

月島:我上輩子是造了甚麼孽啊......。

评论(6)
热度(32)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