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月影、皓月》

6/19祝  @學渣少年淋漓盡致 太太生快(心)

6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6月份 

--

突如其來的一場暴雨,打亂了每個人心中的平靜。雨露宛如天神恣意擲下的無數標槍刺入大地,同時也刺入高傲且冷若冰霜的某個如鵝絨般柔軟短金髮的男子心中。雖事前早已有天色暗沉之前兆,可如此猖狂的雨勢,生平卻沒見識過幾次。

座落於山邊的烏野高校因這陣雨,使得夜晚的景色是更加地霧氣重重。黑不見影的體育館內已無任何的生命徵兆,牆上垂掛的時鐘〝滴答滴答〞地迴盪在偌大的空間,好似自己是一個職位崇高的神官,驕傲地將時間隨風流逝。其實不然,它終究也只不過是一介看管人罷了。


「......可惡、如果時間能回溯,我一定要把雨傘嵌在書包裡!」

「不就是王者你腦袋太小記不住要帶雨傘這回事嗎?而且時間回溯什麼的,真虧你說得出這天方夜譚啊......。」

「月島你這傢伙!」

「想淋雨的話自便喔。」


一句話就打壓著對方無法反擊。烏野排球部堪稱最水火不容的組合,並不是以〝日〞當稱的日向、以〝影〞著名的影山之怪人組合;而是由太陽造就出來的產物〝月和影〞。


「......明天一定要好好找日向那呆子算帳!」

「......怎麼?王者遷怒開始找臣民洩憤了嗎?」

「哈啊?那呆子明明有戴雨傘!想要跟他借的時候結果卻因為一通妹妹的電話急著走了!如果我生病,他也別想扣球了!」


一字一句充滿對日向的怒意,雙眉比起平時是更加皺緊。不知是共撐一把傘的催化還是天氣真惡劣到影山不得不選擇吐苦水的對象,開口閉口都是那活蹦亂跳的小傢伙;月島也很反常地傾聽著,可內心卻不然。

從幾何時,那以蠻橫為名的影山飛雄漸漸地滲進月島螢的心底。每每一句話都化作豐厚的水珠沁入心湖,濂起陣陣波瀾,久久無法止息。既使水珠不曾有月島的身影,他也願意接收這微苦的感情。


「哎!雨停了!」


正當月島還受困於無法傾訴的漩渦中,一小滴圓珠又悄悄落進心湖中央。
夜間的雨過天晴,比起白天更是別有一番靜謐的風味。萬物沉睡所發出的大地呼吸,清風拂過還帶點遠方的鮮嫩青草香,肺部也難得地貪取這清淨香氣。從厚重雲層上頭輕緩落下的的柔色薄紗,如女王眼眸暖視大地、似聖母環抱嬰孩柔軟。爾後、風兒帶走最後那抹漆黑羽翼,潤如珠玉的一輪明月終於重見天日。


「月......好美。」

「!」


無意間脫口的話,並非刻意也毫無察覺,影山此刻只沉浸在這般海市蜃樓的美景之上;反觀月島,差點因為影山的無心之語而做出過大的反應。

天上的月、地上的月,兩者之間真有如此大的差別嗎?遙不可及就真的那麼美好嗎?觸手可及難道就沒有一點珍惜的價值嗎?他不敢奢望太多,能與心上人站在同一個角落仰望天空便足夠了。
世上的萬物都有其道理,可遇不可求便是主宗之一。能遇見影山、和他同所高校、與他一起打球、拌嘴、惡作劇,月島螢打從心底感謝。感謝誰呢?既然不知道,那只好望向與自己同名的那輪皓月......。


--

阿東:祝生快,然後身陷期末地獄的阿東還有一篇生賀要趕QQ(FK)

评论(2)
热度(12)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