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東☆懶癌ING

無地雷排球自耕農、棄坑機率0%、當月壽星歡迎入內。

アニメーション沼:
排球、ONE OIECE、美食獵人、網球王子、火影

歐美劇/動畫沼:TWD、UT、SU

手遊沼:神女控、夢100(日)、アイナナ、陰陽師(台)、Dragon city

回到顶部

《HQ研日、夣》

6/19祝 胡博淵 太太(?)生快(心)

6月壽星請點擊蟲洞→《本日主役!!》6月份 ←


--

修長靈活的指尖落在一封簡訊上頭,視窗跳出寄信人的名字以及內容。內容大致敘述了近日比賽的狀況、勝負和想要與他一決雌雄的戰帖等。十分簡短卻讓人振奮。他露出淺淺一笑,因為他能想像對方當時傳這封訊息時的雀躍。

他關上手機放在床頭邊,一雙靈眸直勾勾望著漆黑的天花板,在萬物靜謐的深夜中,那悅耳的叫喚聲從腦海深處漸漸蓋過一切。他輕輕闔上雙眼,記憶裡的蟬聲唧唧帶他回到了初次見面的那一天......。



嗶嘍嗶嘍。手機發出一陣提示音,多半是新手教學才有的音效,不過對於自己而言倒是個可有可無的小設定。他無趣地走著自動化的遊戲路線,等待青梅竹馬來把他撿回隊上。一雙眸子全神貫注,半點分神都使不得,好是好,可就是太過了。周遭一旦轉變,除非心思敏銳否則難以察覺,這便是現代孩子的通病。


「......你在做什麼啊?」


一聲突如其來,肩膀反射地抖了一下,他抬起頭,看著嬌小身軀的他小跑步過來。因為習慣性,他立馬撇開視線,只回「迷路了」這三個字便不再開口。
“也許那傢伙會覺得無聊然後自己離開吧!”他內心這麼斷定。比起斷定更多是祈禱,可人算不如天算,又繼續接著下一段話。


「咦?你是從別的地方來的?」
「那個好玩嗎?」
「你打排球嗎?」
「你叫研磨?是高中生嗎?」
「你喜歡打排球嗎?」
「你是打哪個位置?」
「那你的學校強嗎?」


所謂的窮追不捨這是這麼一回事吧!可奇怪的是,完全不令人生厭。
是因為他聊到排球時開心的嘴臉嗎?還是只是我單純想打發個時間?誰知道。
在第一次與他的四目相接,是他對於自己的身高、位置的迥異感到無奈的苦澀笑容。我有些驚訝,有那麼一瞬間好像看見了自己。面對他人的指點,身為二傳這個主腦位置,為什麼是由自己來擔任,明明運動方面並不出色。

短暫的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青梅竹馬的到來阻止了這段永無止盡的問答。他起身,回到熟悉人影身旁,在對方問出最後關鍵的學校同時。
他揮手、他道別。他深信這次的相遇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關關鳥鳴,刺眼的晨曦隔著窗簾柔和地照射進來,他緩緩張開雙眼、微漾嘴角,迎接新一天的到來。
盥洗、換上制服、還吃了片塗了蘋果果醬的吐司。踏出家門、向青梅竹馬打招呼、一起上學。高中的日復一日,他總感到相當無趣,而今天卻有甚麼不同。


「......研磨,總覺得你今天的心情好像特別好。」既使再微弱的細節,黑髮的他從不放過。
「......是嗎......。」
「嗯,眼神很明顯。」


他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瞞不過青梅竹馬,他也決定說出實情。


「......因為我做了個好夢。」


--

阿東:夠長了www我要限制字數www

希望研磨能早點發現???

评论(2)
热度(14)
©阿東☆懶癌ING | Powered by LOFTER